点击关闭

法院未成年人-被告人杨宇则表示自己并不记得是否有触碰到被害人

  • 时间:

【东方跨年全阵容】

宣判現場 海澱區人民法院供圖尾隨、摸胸、摸臀……90後男子校門口猥褻小學生2019年5月30日清晨,10歲的五年級女學生王文(化名)和往常一樣,前往海澱區某小學上課。但與此前不同的是,王文的身後突然多了一名陌生男子跟隨,並有意靠近她試圖觸摸其身體。直到臨近校門口,這名男子才轉身離開。

對於楊宇的行為,根據判決書記錄,法院經審理後認為,被告人楊宇利用小學上學高峰期、學生年齡小、認知能力低、人員密度大等客觀條件,多次趁不滿12周歲的幼女不備,故意偷摸女童胸部、臀部,其行為已構成猥褻兒童罪,法院依法對被告人楊宇從重處罰。

時隔不到一周,類似的事情再次發生在該小學門口。6月5日早晨7點半左右,該校10歲的學生小林也被人偷摸了胸部。

而對於自己的犯罪行為,楊宇在接受採訪時直言後悔,並表示在服刑期間會好好學習,努力改造自己。

“你摸我幹嘛,你想坐牢嗎,我還沒滿14歲。”王文提著嗓子向楊宇吼道。但楊宇並未做出任何回應,只加快速度向王文身後走去。當日放學後,王文便把自己的遭遇告訴了老師和家長。

然而,法院補充,因楊宇同時具有在公共場所、針對特定群體、多次猥褻多名兒童的情節,已達到猥褻兒童罪所要求的社會危害程度,應定罪處罰。

同時,判決書也明確:“其尋找的目標都是個子較高、歲數較大,讓其有性衝動的女孩。”

5月31日早晨,楊宇再次出現在王文的上學路上。當王文走到校門口北側某汽修廠附近時,楊宇正面迎著王文走來,並伸出右手偷摸了王文胸部。

2019年9月30日,該案由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檢察院向海澱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並於12月30日上午在海澱區人民法院山後人民法庭宣判。

宣判現場 楊雨奇攝“沒有惡意,也不知這是犯罪”

面對檢察院的指控,被告人楊宇則表示自己並不記得是否有觸碰到被害人,並表示自己並不知道自己的行為已構成犯罪。

12月30日,一起在北京市海澱法院宣判的“北京首例校門口咸豬手入罪”案件,成為輿論熱議焦點。被告人楊宇(化名)因在小學門口多次故意偷摸女童胸部、臀部獲刑3年,對於自己的行為,楊宇解釋“只是出於好奇,沒有惡意,也不知道這樣做犯法”。

“本案被告人屢次侵犯多位未成年人,所以我們將其作為一個入罪標準進行了刑事處罰。而這也是北京市首例發生在校門口的猥褻未成年入罪案。”海澱法院刑事案件審判庭(未成年人案件審判庭)副庭長秦碩向中新網記者解釋。

中新網記者獲取的一份由海澱區人民法院給出的刑事判決書顯示,楊宇生於1990年,系某協會市場開發部員工,現已離婚但沒有孩子。

“看著他們我是有些衝動和好奇,並沒有特意針對某一類型的學生,只是我自己沒孩子,所以對孩子就有好感,但是否真的有觸碰,細節我記不清了。”宣判當天,楊宇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認為自己的行為並沒有惡意:“這真的是第一次,而且我不知道這是違法的,否則我就不會這樣了。”

在秦碩看來,這一案件的入罪判決具有一定的社會意義:“一般情況下,此類案件中被告人往往只能被抓住一兩次行為,所以大多都為行政處罰。而當下法律對未成年性權利的保護日漸加強,要求對侵犯未成年人性權利需從嚴從重處理。因此,這一案件具有一定警示意義。”

“他的具體行為就是用手摸小孩的胸部和臀部,而且都是個子比較高的五六年級女生,大約11歲左右。”該校總務主任在接到學生情況反饋後,調取了事發前後的所有監控,確認楊宇形跡可疑,且存在偷摸學生的行為。後據該校師生反映,仍有學生被摸了胸部但監控沒有拍到。

另據該校保安回憶,6月4日,楊宇又在校門口蹲伏,直到6月5日發現其再次摸了一名女學生胸部,楊宇才在校門口被公安機關抓獲,並因猥褻兒童被行政拘留14日,後於同年6月17日轉為刑事拘留,同年7月12日被逮捕。

當日7點40分左右,該校12歲女學生潘某,也被人偷摸了臀部。

王文身後的陌生人,正是90後男子楊宇。

而學生口中的陌生男子,均為同一個人——楊宇。

楊宇的行為是否達到了入罪條件?法院認為,被告人楊宇的行為符合在公共場所當眾猥褻兒童的認定標準。但鑒於其行為基本在一兩秒內完成,且其均利用身體掩護、遮擋猥褻行為,評價其實施的具體猥褻行為尚屬情節輕微,未達到入罪的嚴重程度。

為何要將“黑手”伸向多名小學生?根據判決書的記載,楊宇稱自己路過該小學時,看到多名穿著裙子的小孩,為滿足內心的快感與好奇,遂跟隨一名女孩往學校走,並試圖用手背蹭女孩身體。

這不是王文一個人的遭遇。5月31日早晨7點30分左右,與王文就讀同一所小學的連某(12歲),在上學路上的擁擠路段,明顯感覺到被陌生男子故意壓住了書包。

宣判現場 楊雨奇攝判處有期徒刑3年被告人:很後悔,要好好改造12月30日,海澱法院以猥褻兒童罪判處被告人楊宇有期徒刑3年。值得註意的是,本案為北京市首例校門口猥褻未成人入罪案。

然而,對於上述辯解內容,法院並未予以採信。據判決書記載,經查,四名被害人均能描述被楊宇侵犯身體的詳細過程,且均對其行為做出抗拒反應;同時,校門外監控錄像亦能客觀印證楊宇故意尾隨被害人、偷摸被害人胸部或臀部等行為,其犯罪行為明顯異於正常人的行為模式,可證實並非無意為之,主觀故意明顯,且其行為確實觸及到多名被害人的隱私部位,故法院對其上述辯解,不予採信。

對此,秦碩也提醒,建議初中以下的未成年人上下學,家長應至少目送孩子進入學校管理區域後再離開。而當孩子出現情緒低落、拒絕密切接觸等異常反應時,家長應儘快與孩子進行保護性談話,引導孩子自述有關事情經過、瞭解孩子的真實想法。一旦出現未成年人權利遭到侵犯的情況,家長應首先穩定情緒,以保證不對孩子心理造成二次影響,後及時報警。

原標題:北京首例校外“咸豬手”入罪案:被告人稱不知犯法

實際上,據海澱法院少年法庭統計,近五年來,性侵犯未成年人案件每年均占到侵犯未成年人人身權利犯罪案件的5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