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论文研究-相关文章:论“导师崇高感”和“师娘优美感”上核心期刊

  • 时间:

【国产特斯拉交付】

“師娘美,其風姿綽約,雅緻宜人,當可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宛如丁香花開隨風飄,優美感四溢,師娘現在儘管年齡已大,但風韻依然高絕,形象更顯雍容華貴。”

每日經濟新聞小編在中國知網查詢到了上述這篇題為《生態經濟學集成框架的理論與實踐(I):集成思想的領悟之道》(以下簡稱《理論與實踐(I)》)的論文,該論文發表於2013年第5期的《冰川凍土》期刊,作者為徐中民,時任中國科學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的研究員,而其文中提到的“導師”則是《冰川凍土》的主編程國棟。

但這篇“雄文”出現在一個正規的學術期刊之內,這一期刊還屬於CSCD核心期刊、北大核心期刊。令無數研究生求上不得的核心期刊,竟用了30多個版面來發一篇馬屁文章,實在讓人失望。

那麼,如何尋美和求道呢?說到這裡,作者就將目光移到了自己的導師和師娘身上,發現“他們是一盞醒悟明燈,照亮著我們的人生路。”

《理論與實踐(I)》的正文共分為“美與道”“導師的崇高感”“師娘的優美感”“生活之美與人生大道”以及“結論”5個章節,作者在文中多次闡述了“導師的崇高感和師娘的優美感”。

“我2011年從領導崗位退下來後對期刊的關心很少。這兩篇文章的發表我事先一無所知,但作為主編事後沒做任何處理,應負重要責任。

文章以自己身邊的人為例,解讀他們身上隱含的人生哲理……”

據澎湃新聞,除了上述兩篇文章,有網友提到,徐中民還在《冰川凍土》上發表了諸如《幸福之路-生態經濟渙有丘的序幕》、《卓越之路-變化、持久和永恆》等與期刊研究方向關係不大的文章。對此,《冰川凍土》工作人員表示,對徐中民在《冰川凍土》發表的其他文章,也會再逐一進行審核處理。

據澎湃新聞,1月12日,程國棟表示:徐中民在《冰川凍土》上發表的這兩篇文章與《冰川凍土》的學術定位不符。《冰川凍土》期刊已在期刊的微信公號和交流群中發佈了撤稿聲明,並正在研究進一步的善後工作。

更令人生疑的是,作者單位就是該期刊的主管單位,而文章的男主角——那個令人高山仰止的導師就是這本期刊的主編。這是怎樣一種架構呢?自己學生寫了一篇吹捧自己的馬屁文,刊發在自己主管的雜誌上——也不知是“肥水不流外人田”還是“近水樓臺先得月”。

在《理論與實踐(I)》的摘要部分,作者先表示:“生態經濟主要處理自然因素和人文因素相互作用的關係,人文因素的研究通常靠形而上的思維指導,自然因素的研究通常靠形而下的思維指導。隨著生態經濟學的發展,需要集成各個領域的研究成果,建立綜合的理論和實踐研究框架,將形而上和形而下統一起來,以更好地解決現實社會生活中遇到的生態經濟問題。但如何建立理想的生態經濟集成框架,首先就需要理解形而上之理……

第一,“女子無才便是德”。論文稱,中國人講平安是福,講安居樂業,要達到這兩點,首先就是一個安字,安就是女的在房子裡面安分守己,如果女人不安分守己,很容易造成牝雞司晨的結果。

“如果這都不心生崇高感,那就只能歸入麻木,缺乏悟性的行列。”

一夜之間,一篇2013年發表在學術期刊《冰川凍土》上的論文風靡網絡。這篇文章名為《生態經濟學集成框架的理論與實踐》,洋洋灑灑數萬字,占據了期刊的30多頁。互聯網不會埋沒“天才”,這篇文章隱匿7年後,被人挖掘出來,橫空出世、一鳴驚人,被譽為2020年第一篇神論文。

第二,“給導師做飯是一種義務”。為了證明這點,論文作者還不惜搬出了康德老人家,指出“一種出於義務的行動”應該完全排除愛好的影響,義務就是必須做一個尊重規律的活動。這種客觀規律,就是師娘和導師的合理分工。

倘若這樣一篇極盡諂媚地描述“導師崇高感”和“師娘優美感”的文章,能夠繼續作為核心期刊標準而存在,那麼對那些為了發表論文而焦慮、脫髮的研究生來說,簡直是個黑色幽默。

看到這段,別說是朝夕相處的師生,連我這個局外人,都不免心生憧憬。這哪裡是導師,分明是天師下凡、普渡眾生。這溜須拍馬的深度和高度,和珅看了恐怕都要自愧不如。

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編輯 孫志成

具體美在哪呢?論文作者略舉二三事,點明瞭師娘“優美感”的標準。

是的,這篇試圖建立“生態經濟學集成框架”的文章,其理論和實踐基礎完全來自於對“導師崇高感”和“師娘優美感”的感悟和體認。它的創新性,體現在衝破了世人對學術期刊的固有偏見,開創了一種新的研究範式,即在“拍導師馬屁”過程中,生髮出一種學術理論。

相關文章:論“導師崇高感”和“師娘優美感”上核心期刊,學術之恥 來源:新京報

看來作者不僅是“馬屁高手”,還是“女德衛士”,甚至流露出了一絲PUA的影子。只是這從封建故紙堆里撿起來的“殘舊三觀”放到網上,恐怕又要引來女權主義者的狂轟亂炸,難怪段子里說,“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除非有的雪,確實該崩。”

公開資料顯示,徐中民為中國科學院西北生態環境資源研究院博導,是凍土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程國棟第一名從事人文地理學研究的碩士生,碩士方向為寒區經濟。曾任中國科學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生態經濟小組骨幹成員的徐中民,其研究論文被引頻次在2007年、2008年連續兩年名列地理學科口論文被引頻次全國第一。

不信您先看看導語部分——“如何建立理想的生態經濟集成框架,首先需要理解形而上之理,這就需要我們有創新的思維方式”“這裡首先探討了美和道的問題,然後以導師和師娘的事例為例,闡述了導師的崇高感和師娘的優美感;在此基礎上構建了帶普適性的人的發展之路。”

而瞭解完導師做的各種項目後,作者總結導師之所以能成功,靠的就是“目中有人”、“將事情放到更廣闊的空間中去”……

令無數研究生求上不得的核心期刊,竟用了30多個版面來發一篇馬屁文章,實在讓人失望至極。

在說完了“導師的崇高感”,作者開始把贊美的重心放在”師娘的優美感“上。

文中大談“導師的崇高感”和“師娘的優美感”

值得一提的是,《理論與實踐(I)》、《理論與實踐(II)》內文均提到,該項目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91125019)資助”。

隨後作者就自然而然想到了自己的導師和師娘,稱:“人如其名,我的導師程國棟,上海人,胸懷博大,成為中國科學院院士已20年,‘移山造海’的成果豐富,實乃國之棟梁,望之可讓人頓生一種崇高感。我的師娘張幼芬,寧波人,雍容華貴,儀態大方,性格溫柔體貼,近處讓人能感到春草的芬芳,優美感四溢。圓滿的人生不只是詩中的字眼,也有生活中的寫真,導師和師娘的人生就堪稱圓滿……”

而在“師娘的優美感”部分中,則又是另一番風景。“師娘美,其風姿綽約,雅緻宜人,當可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宛如丁香花開隨風飄,優美感四溢,師娘現在儘管年齡已大,但風韻依然高絕,形象更顯雍容華貴。”

看這標題,你可能會想,這題目挺正經的啊。要說是“神論文”,無非就是複製粘貼、抄抄寫寫;不然就是水平太差、貽笑大方。Too young too naive,這篇文章重新定義了“奇葩論文”,其宗旨立意、謀篇佈局、一字一句,無不讓人拍案叫絕。

具體美在哪呢?論文作者略舉二三事,點明瞭師娘“優美感”的標準。

文章尤其真誠而深入地研究了“導師的崇高感”,特此摘抄一段,以饗讀者:

比如在“美與道”一章中,作者認為“求道和尋美是一致的,如果你能找到大道,也就尋到了大美”。

“導師提倡十年鑄一劍,他的見識像天路一樣高原而深邃,只冷卻路基一招就輕鬆破解了凍土的難題;導師提倡江海納百川,他的胸懷就像大海一樣寬廣而平靜,讓全國研究水土的英豪匯聚到黑河谷底。導師倡行長空揮彩筆,他的精神就像時空一樣玄妙而永恆,將我們帶上了這人生真正的舞臺,望著以大為重要特征的導師,宛如一座連綿的青山,在我面前巍巍聳立直入雲霄,導師憑高俯視世界,靜觀世間一切事物的形象,表現出一種高貴的單純、肅穆的偉大,如果這都不心生崇高感,那就只能歸入麻木,缺乏五行的行列。”

我已正式向領導申請引咎辭職,辭去主編的職務,並對由此造成的不良影響,誠懇地向廣大讀者道歉!”程國棟進一步表示。

如今,這樣一篇文章在知網上被查閱、被“引用”、被網友群嘲,不啻為學術之恥,相關方面顯然不能埋起頭來做鴕鳥,而應該啟動調查,對文章的審核、刊發過程進行回溯。翟天臨事件之後,教育部屢次強調對學術不端“零容忍”,如果說抄襲是最表層的“不端”,那麼這種披著學術外套、占用學術資源搞導師崇拜的現象,恐怕是更深層次的“不端”。

因此作者迫不及待希望能夠寫一篇文章,將“自己發現的真理”傳播開來。

(本文綜合澎湃新聞、觀察者網、相關論文)

在文章最後,這位作者恐怕覺得這三五萬字還不足以表達自己對導師、師娘的高山仰止之情,又用自己的“有限才華”為導師、師娘作了長詩一首,摘抄一兩句,再饗讀者——“綠水伴青山,好事常成雙,佳慶雙喜日,桃李開心時,先贈詩一首,供導師下酒,再拿雲一片,師娘當圍裙。”

導師的崇高體現在處事有道:導師提倡十年鑄一劍,他的見識像天路一樣高遠而深邃;導師提倡江海納百川,他的胸懷就像大海一樣寬廣而平靜;導師倡行長空揮彩筆,他的精神就像時空一樣玄妙而永恆……

近日,知網上這樣一篇論文引發了網友的關註:文章全篇,作者都在誇導師和師母的光輝事跡與崇高品性,加上各種人生感悟,文章結尾作者還寫了打油詩再次誇贊導師與師母,“導師上海人,國棟之名實,手持倚天劍,學海駕雲濤;師娘慈溪女,容德美如玉。守著芙蓉劍,廚房舞翩躚。”

此外,徐中民在同期期刊上還發表了另一篇論文——《生態經濟學集成框架的理論與實踐(II):理論框架與集成實踐》(以下簡稱《理論與實踐(II)》)。

相信大多數人和我感覺差不多,看到這些文字基本上都是汗毛豎立、雞皮疙瘩掉一地的狀態。不過俗話說“千穿萬穿馬屁不穿”,這個世界本參差多態,有人愚笨,有人機巧;有人剛正不阿,也有人卑躬屈膝,出現這樣一篇馬屁文章,本不足為奇。更何況,或許這真的是作者本人發自肺腑的“心裡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