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单位北京-北京小客车摇号规则不能以家庭为单位

  • 时间:

【苏州十全街塌陷】

據容軍透露,交通部門正在研討通過個人信用、公示等方式來解決家庭界定難等問題。其核心思路是更多傾向於真正無車的家庭,所以要在大數據等方面下功夫,識別對用車確實有需求的家庭,要讓指標的配置更加精準。

中新經緯客戶端1月15日電 (宋亞芬)北京不少無車人士呼籲“以家庭為單位搖號”的政策改革似乎已經不遠了。在1月11日晚的兩會政務咨詢會上,針對人大代表提出的“以家庭為單位搖號”的建議,北京市交通委發言人容軍表示,北京市一直在積極研究“以家庭為單位”的小客車搖號方案,目前已經有了新的進展。下一步,北京搖號措施將關註無車家庭,且更加關註家庭成員數多的家庭,讓小客車指標的配置更加精準。

自2001年推出小客車號牌搖號政策以來,搖號政策幾經完善,例如,將過期未用個人小客車配置指標返回搖號池;增設個人申請有效期,及時剔除不再符合搖號條件的申請人;設置階梯中簽率等等。但北京小客車的供需情況仍舊極為緊張,一號難求。北京小客車搖號規則不能以家庭為單位,有戶口甚至是大學生集體戶口就可以直接搖號等問題也一直存在爭議。

北京小客車搖號難問題可以說有目共睹。2019年第6期北京普通小客車指標搖號個人中簽率約為2740:1。另外,截至2019年12月8日,北京市已有超過45萬人繼續輪候新能源指標,如現行配置規則不變,新申請者或再排9年才能獲得指標。

曹和平建議,可仍然以自然人身份來進行搖號,但以家庭為單位來校正,而不是在制度之間來跳躍。“應以一個行之有效的制度去校正和優化,而不是新建立一個制度。”(中新經緯APP)

不過,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曹和平對中新經緯客戶端表示,用大數據界定家庭信息需謹慎。“目前通過個人信用來界定家庭信息應該說還不是很成熟,而大數據在商業上、類別內容上使用確實合適,但不能用在個人和家庭信息界定上,不能落實到自然人。”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常務理事賈新光也持類似看法,“技術上沒有問題,現在住房限購就是以家庭為單位。”

不過,事實上即便不以家庭為單位搖號,通過假結婚辦理號牌過戶的現象依然存在。北京一家京牌租賃公司的工作人員向中新經緯記者表示,部分中介可以提供“假結婚過戶”的京牌獲取方式,價格最少15萬元。

事實上,北京12306在2019年8月回覆久搖不中者的信息顯示,自2012年起,北京小客車調控部門就針對“以家庭為單位”搖號相關的方案開展了一系列專題研究,但因為一些問題認為暫不具備實施條件:一是家庭的定義難以界定,戶籍信息難以作為界定家庭的有效依據;二是婚姻登記情況複雜、歷史數據不全,審核條件尚不完備;三是針對外埠、港澳台、涉外登記結婚的情況,信息備案或公證的法律依據和法律效力有待進一步論證;四是開展“以家庭為單位搖號”工作,可能引發虛假婚姻登記等現象。

那麼,在如今的技術條件下,“家庭”的準確界定是否可以實現了呢? 京東數科研究院大數據創新研究總監吳琦認為應該可以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