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勘探开发-当年,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做出将长庆油田环庆区块划转到玉门油田的决定,这直接决定了玉门油田的后续发展

  • 时间:

【英超直播】

陳建軍就是出生在這一“搖籃”里的“油二代”。老一輩石油人孫建初、王進喜的光輝事跡從小就在他心裡萌芽。高中畢業後,他毅然報考了西南石油大學,投身石油勘探開發事業。

在兒子陳瑋岩印象中,每年除夕,陳建軍回家都很晚,匆匆吃過年夜飯後,就立刻準備工服、查看資料,第二天一早他會準時出現在工地上,視察礦井,與工人交談工作心得,這是他的年俗。

擔任玉門油田研究院勘探室負責人期間,陳建軍積極爭取資金、政策,及時調整工作部署,帶領工人跑遍了酒泉盆地,看圖紙、搞調研、定井位……在大量研究基礎上,創造性提出了“下凹找油”的新見解,併在這一見解下發現了青西油田。

1998年6月,柳102井完鑽,隨後日產一度達到115.7噸。現場工人回憶道,看到多年的研究成果變成現實,陳建軍情不自禁地捧起油沙親了又親,嘴裡還念念有詞地說:“你們聞聞,有一股油香!”

盛夏時節的祁連山北麓,碧空如洗,艷陽高照。在海拔2000多米的山巒間,數百個採油機開足馬力採油,為略顯荒涼的山坡增添了幾分生機。

玉門油田公司副總經理苗國政告訴記者,病情確診後,陳建軍並沒有意志消沉。檢查完當天,他就返回公司召開會議,研究油田生產形勢。

玉門油田醫院護士長趙虹告訴記者,在他彌留之際,還是念念不忘油田發展,聽說環慶區塊探井出油,已經說不出話的他,仍然艱難地豎起大拇指。

“當時不少員工都覺得油田沒希望了,信心遭受很大打擊。”玉門油田公司黨委常務副書記劉戰君回憶道。面對困境,陳建軍沒有退縮,他始終堅信石油搖籃“不能在我們身上垮掉”。

青西、酒東兩大油田的發現,使玉門油田勘探沉寂35年後,實現了新的突破,油田產量得到飛速增長。2001年,陳建軍獲得第十屆“孫越崎科技教育基金能源大獎”,他的不斷開拓創新使老油田重煥了青春。

“勝利!大勝利!”5月的一天,陳建軍病房傳出興奮地呼喊。“是不是找到大油田了?”一旁的護士新奇地問道。當在場的人們為這突如其來的對話高興時,陳建軍慢慢恢復平靜,閉上眼睛,兩行淚水從眼角滑落,從此再沒有醒來,永遠離開了他為之奮鬥一生的油田。

為了儘快將礦權流轉落實,重病期間,他多次帶隊趕赴西安,反覆與長慶油田進行技術對接,併進行實地踏勘。當年10月,玉門油田與長慶油田《環江油田木西區塊石油勘探開發協議》正式簽約,油田發展跨出了歷史性的一步。

在新世紀前,玉門油田的找油都是圍繞坳陷,找構造高點。但自1958年鴨兒峽油田發現後,玉門油田勘探再也沒有取得進展,如果堅持原有的理論,不可能實現新的突破。

2017年,玉門油田迎來轉機。當年,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做出將長慶油田環慶區塊劃轉到玉門油田的決定,這直接決定了玉門油田的後續發展。

但這一年也是陳建軍得知自己罹患癌症的一年。此時陳建軍已經擔任玉門油田公司總經理,由於長期高強度工作,他連續7年沒顧及體檢。2017年5月,他連續高燒不退,在醫生建議下做了一次全面檢查,結果卻令他大為震驚,發現了惡性腫瘤細胞。

2017年11月,陳建軍不得不接受手術治療,但術後僅15天,他又帶著化療藥品趕回油田。苗國政回憶道,他似乎開啟了和時間的賽跑:參加了企地座談會、修改職代會報告、組織油田黨委討論新時期發展思路……

“我們結婚20多年,一起出遠門的次數只有兩次,一次是在他考博士時一起去了成都,一次是開會時去了北京。”陳建軍的妻子說,別人休假都是帶著家人去景區,而他則帶著家人去礦區看油井。

今年年初,在油田迎來開發建設80周年之際,陳建軍再次忍著病痛,在職代會上提出“三年扭虧為盈,五年重上百萬,高質量建設百年油田”的發展戰略,並繪就了明確的時間表和路線圖,為玉門油田掀開了發展的新篇章。

他去世後,上萬名油田職工和玉門市各界人士自發前來為他弔唁送別。玉門油田公司黨委號召向陳建軍學習,公司上下一致認為:陳建軍對待自己雲淡風輕,對待工作捨生忘死,是新時代“寧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鐵人真實寫照。

熟悉陳建軍的人都知道,他幾乎沒有業餘愛好,生活中唯有石油勘探、開發。35年間,哪口井出油了,哪個區塊有突破了,他必到現場。玉門油田有1100多口出油井,陳建軍對每口井的油層結構、技術資料瞭然於胸,信手拈來。

“要讓老油田重煥青春”玉門油田開發於1939年,是我國第一個現代石油基地。上世紀50年代末起,玉門油田擔負起“三大四齣”——大學校、大試驗田、大研究所;出產品、出人才、出經驗、出技術的歷史重任,先後向全國各油田輸送骨幹力量10萬多人、各類設備4000多台(套),有力地保障了新中國石油工業體系的迅速建設,被稱為“中國石油工業的搖籃”。

“建設百年油田是幾代玉門人的願望”

隨後,陳建軍繼續帶領團隊攻關,1999年至2000年玉門油田的探井成功率達到100%。2000年,酒東油氣田勘探歷史性突破,為酒東採油廠10萬噸產能建設打下了堅實基礎。

上世紀90年代,玉門油田進入高採出程度、高含水、高成本的“三高”開采階段,連續多年未取得勘探突破,油氣資源接替不足問題日益嚴重。1995年在連續支援吐哈油田建設後,吐哈油田剝離,大多數勘探人員、設備被抽調,玉門油田更是雪上加霜。

1984年從西南石油大學畢業分配到玉門油田後,陳建軍就開始了“為祖國獻石油”的人生,一干就是35年。35年來,他一心撲在油田上,不知疲倦地研究、勘探、開發,為油田持續穩產殫精竭慮。今年5月28日,在與病魔抗爭了兩年之後,陳建軍倒在了工作崗位上。他去世後,上萬名油田職工和玉門市群眾自發前來弔唁,緬懷這位一生都在為祖國奉獻石油的石油赤子。

“不忘初心的石油赤子”“學石油,乾石油,一生忠誠獻石油;想玉門,為玉門,一片丹心照玉門”——遺像旁的26個字,是陳建軍一生的總結。

在眾多油井中,一口名為“柳102”的油井格外顯眼,一塊寫有“功勛井”三個鮮紅大字的巨石赫然矗立在旁,記錄著它為玉門油田立下的赫赫功勛。而提到這口井,就離不開它的勘探開發者——玉門油田黨委書記、總經理陳建軍,正是他創造性提出“下凹找油”,青西油田才得以發現,玉門油田也因此得以穩產開發至今。

祁連巍巍,石油河蕩蕩。石油赤子不忘初心,一生都在為祖國奉獻石油的壯烈情懷,將永遠留在這片山河間,激勵後人不斷奮發有為。(記者 朱國聖 王銘禹)

“油氣勘探是一項既有風險,又充滿激情和收穫的事業,勘探要敢於突破舊思維,認識無止境、探索無止境、找油無止境,只要認識到位、研究到位,就要大膽部署,認真實施。”這是陳建軍的“找油心得”。

對開發80年的玉門油田來說,油田礦區面積小、後期開發難度大、資源匱乏成為制約其發展的最大因素。目前,玉門油田的年產量僅維持在40萬噸左右,這一數字在中石油系統中微乎其微。不少人議論,“這麼少的產量,何不關停了事,總公司也不差這點油。”

面對質疑,陳建軍不斷勸解領導班子成員和職工:玉門油田是幾代石油人的心血,“玉門精神”不能丟,要肩負起國企應有的社會責任;而且,任何油田都要經歷資源枯竭的困境,玉門油田能為這些油田今後的發展提供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