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学院教育-放刺电音学院正是能让我们的行业有健康发展的土壤

  • 时间:

【教师节】

從放刺FEVER本身來看,無論是電音現場還是電音商業項目等等都需要內容來填充,那麼放刺電音學院培就能輸送一定的優質內容,而對於行業來說,放刺電音學院培養的優質人才也正是行業稀缺品,像是在學院學習了音樂產業課程的學員,就可能進入音樂公司、走上音樂項目的管理崗位,用專業的知識輔助公司發展與項目推進。

深耕電子音樂的放刺FEVER,通過順應年輕人的音樂審美潮流,放大了音樂在更多領域的價值。

作為由放刺FEVER與全球知名電音製作學院Point Blank共同推出的教育機構,放刺電音學院通過引入國際頂尖電音製作學院的理念與課程,開設了包括音樂製作、DJ技能、流行歌曲演唱、音樂產業等在內六大系列共19門分類培訓課程,並且根據中國市場的需求,在引入海外課程的同時也做了本土化的調整。

當下,越來越多的品牌都在努力抓住年輕人,而線下的音樂活動恰好就是能夠聚集年輕人的場景,這是放刺FEVER吸引合作伙伴的原因之一。其二,就是放刺FEVER的內容都垂直於電音這一類型,更是能擊中年輕人的興趣點。

在王縝看來,“要改變一個行業的整體水平和高度,必須從行業的從業者開始”。因而作為電音教育賽道唯一的玩家,放刺電音學院正是能讓我們的行業有健康發展的土壤,通過時間的積累,能夠為行業為市場輸出新的、優質的電音人才及電音作品,讓行業能夠持續不斷地走下去。

3借電音撬動Z世代放刺FEVER放大音樂更多價值

網易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 丁磊

網易放刺FEVER CEO 王縝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讀娛。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為什麼放刺FEVER的活動能夠吸引跨界品牌的加入與合作?原因就在於放刺FEVER各種演出、活動的音樂屬性,能夠幫助品牌方與年輕人產生共鳴。

未來,可能也會有更多品牌、游戲、動漫等不同IP,要借助音樂撬動年輕人群體,而放刺FEVER已經準備好了。

自從去年成立以來,放刺FEVER在電音產業上的前進腳步就沒有停過,而在9月10日教師節之際,放刺電音學院宣佈正式開學,無論是對於放刺品牌自身,還是對於行業及市場來說,都會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與改變的可能。

據網易雲音樂的數據,平臺上擁有電音標簽的用戶超過50%,其中90後所代表的Z世代群體占比超過52%。並且,有調查顯示41%的95後00後把擁有共同的音樂品味作為交友的一個條件。這就意味著,放刺FEVER的線下活動,借助電子音樂牽手年輕人,成為品牌方與年輕群體的溝通橋梁。

2放刺FEVER構建電音生態閉環

而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放刺FEVER倒確實是邁出了堅實的第一步。

或為音樂產業建立新的標準體系

同時,放刺FEVER所涉及的種種業務,也都是學院人才的晉升渠道,經過培訓、手握技能的學員既可以通過放刺FEVER的音樂節走上舞臺成為藝人,也可以從事自己熱愛的音樂相關職業。這樣看下來,放刺FEVER自身的生態閉環就此成立。

那麼,既然生態已經成型,這個生態對於音樂產業也就有了更多意義。

在去年放刺FEVER成立不久,屈臣氏就與放刺共同打造了“屈臣氏電音美妝節”,將美妝與電音結合吸引年輕人的參與,通過展示4款電音場景妝容也增加了參與者對於不同電音流派的認知;而在今年,手游《狼人殺》與放刺電音巡演系列聯動,五一期間放刺FEVER舉辦的“幻象潑水電音節”,也吸引了手游《勁舞團》的參與,在電音節現場設置了3D體感體驗展台。

如果對網易有一定的瞭解,就知道這家以郵箱為起點、以游戲為初期推動力的公司,如今正在把目光看向於音樂與教育兩條賽道,而放刺電音學院的出現正是集合了音樂+教育,這可能也是丁磊樂於為其背書的原因之一。

比如與網易的另一個音樂產品網易雲音樂,就能形成相輔相成的共贏發展之姿。放刺FEVER主要涉及內容產出和下游的演出、活動等,網易雲音樂最強屬性則是渠道,因而放刺FEVER+網易雲音樂,就構成了內容+渠道+線下的全佈局,雙方能夠發揮各自的優勢,相互促進,這也是放刺FEVER品牌更大的生態價值。

文 | 林不二子丁磊又一次出現在了音樂相關的活動現場,這次是為網易旗下電音品牌放刺FEVER的放刺電音學院開學站台。

音樂是一門生意,這曾經體現於音樂作品轉化為音樂產品,而隨著時代發展的變化,音樂的商業價值不再局限於作品本身,更多的是在融入於整個文娛行業後帶來的音樂價值屬性,有意思的是,在放刺FEVER身上讀娛君也看到了其正在放大音樂的價值。

1立足權威、耐心培養看電音教育賽道唯一玩家的價值

同時,放刺電音學院也做到了足夠權威。學院本身是大中華區第一家Ableton官方認證的培訓機構,中國內地拿到了Ableton認證導師資格的5人中,有3人都在放刺電音學院任教。而更值得關註的是,目前放刺電音學院也在與教育局進行交流,通過在課程上優化,未來有望為學員提供被國家認可的文憑證書,這也是幫助電音從業者走向職業化的最有力方式之一。

而值得關註的是,放刺FEVER所涉及的也不僅僅是品牌自身生態,其也能與背靠的網易集團形成生態共鳴。

“任重道遠”,這是網易放刺FEVER CEO王縝在第一次見到後來成為放刺電音學院高級項目經理龍姍姍說的話。

以人才評判來說,通過放刺電音學院的培育,在未來可能設立一個屬於中國電音藝人的榜單,而學院文憑的認證,也能讓行業有了更清晰的人才選拔標準,這些都能讓我們的行業在發展中擁有明確的參考坐標系,打破行業的不透明。目前行業發展中還有許多領域相對混亂,放刺FEVER的這個新標準體系就能化混亂為清晰。

在放刺FEVER成立之初,就確定了一定要做相關的音樂教育,這是因為無論從市場還是行業角度來看,電音製作相關音樂教育整體呈現出了供小於求的現狀。市場中沒有先例,也就無從參考,而做教育又是一個慢回報的事情,因此也就有了王縝對於走這條路的四字評價。

首先是發展層面,放刺FEVER生態能夠通過多重業務的推進,完善音樂產業在教育、演出、音樂價值等環節的發展;同時,放刺FEVER生態也可能為行業建立一個新的標準體系。

由於音樂本身與用戶情緒有強勾連,所以當下音樂的商業價值已經有了拓展,從單一作品轉向了觸達某一群體的媒介,而深耕電子音樂的放刺FEVER,則通過順應年輕人的音樂審美潮流,放大了音樂在更多領域的價值。正如王縝所說,“做音樂一定不是最賺錢的,但在音樂領域里最能商業化的一定是電子音樂”。

從電音在我國發展的歷程來看,2018年是一個“電音熱”回溫的時期,因而在這個時間節點上成立的網易放刺FEVER,本身就區別於此前行業中帶有浮躁氣息的公司和產品。其通過對行業的觀察,確立了涉及電音現場、電音教育、藝人經紀、電音商業項目、跨界品牌合作等業務的發展思路,也就是藉由從上游到下游的全產業鏈佈局,來耕耘電音產業的生態。

而如今正式開學的放刺電音學院,用王縝的話來形容就是這個“生態的引擎”。

據艾媒數據,2019年中國電子音樂用戶規模接近4億,電子音樂是僅次於流行音樂類別的最大收聽音樂類型。這意味著,市場中有眾多對電音有極大興趣的群體。然而,由於此前相關教育的短板,讓這個興趣群體始終是電音領域的邊緣者,只能聽但難以參與,因而在放刺電音學院成立後,我們有了把興趣者轉化為專業人才的可能性。

讀娛 | yiqiduyu

因而從行業視角來看放刺FEVER,不僅以一己之力開拓了以單一音樂類型為核心的生態化發展之路,同時也通過自身的生態閉環我音樂行業的發展提供了十足的推動力,這也是這個品牌對於音樂產業的一大價值。

可以說,放刺電音學院在師資、課程以及學員未來規划上,都拿出了最大的誠意,彌補了行業人才不足的弊端,因而沿著這份誠意往長遠發展的角度來看,也會給我們的市場及行業帶來新的轉機。

在放刺電音學院開放的暑期班中,收到了上百名學員的報名,其中不乏0基礎的興趣愛好者,經過一個暑期的培訓,他們也有了上臺表演自己作品的能力。這也是對於行業發展,最值得欣喜的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