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建成第一-标注着北京天文馆对中国的天文科普事业做出的卓越贡献

  • 时间:

【诛仙票房破亿】

建館同時,人員培訓也在緊鑼密鼓進行。那個年代,國內沒有天文學教材,上課全靠老師一句句翻譯蘇聯教材。一次上課時,陳遵媯突然說,天文館是新中國的第一個科技館,這個事業怎麼乾,自己也沒什麼把握。“如果有志於這項事業,我們就一起探索;如果對此沒什麼興趣,可以另找出路,不耽誤你們,也不耽誤這個天文事業。”最終,十多個年輕人留了下來。

趙世英:北京天文館原一室主任,在館工作40年

版式設計:張丹峰《 人民日報 》( 2019年09月14日07 版)

1955年春,時任上海徐家匯觀象臺負責人、天文學家陳遵媯應中科院竺可楨、吳有訓兩位副院長之邀,出任北京天文館首任館長,參與籌建北京天文館。

1957年9月29日,北京天文館開館迎客。它是我國第一座大型天文館,以天文科普節目放映為核心,輔以天文展覽、天文觀測等,北京天文館迅速成為傳播天文知識的重要陣地。

在天文館的命名方面,有一些波折。起初,全國科普協會的文件中將這個即將建成的科普場館稱為“假天館”,因為星空是人造的。然而,陳遵媯認為,我國建立全新的科普機構,主要是向人民群眾宣傳天文學,除天象表演外,還將舉辦展覽、科學講座,組織天文小組觀測。因此,名稱應改為“天文館”。陳遵媯的堅持、竺可楨的支持,使“北京天文館”的名字終於敲定。

2004年,北京天文館新館開放。2008年,老館完成改造並重新開放。至此,北京天文館在專業設備等方面成為世界最先進的天文館之一。

1956年,20歲的趙世英來到還在籌建的北京天文館學習,同來的年輕人共32位。

選址也頗費思量。趙世英回憶,1955年選址時,陳遵媯與竺可楨、吳晗、梁思成、張開濟等在北京多處考察。天文館曾考慮建在天壇和鼓樓附近,但因種種原因作罷,最終,選址西直門外。“陳遵媯認為,此地交通便利、環境開闊,更重要的是與附近的北京動物園和北京展覽館相得益彰,形成了一個非常好的科學文化氛圍。”

1957年9月29日,北京天文館開館,消息震動全國。當年國慶節天文館正式對公眾開放後,每天都有幾千名觀眾。趙世英說,當時每天館里表演七八場李元先生設計的天象節目《到宇宙去旅行》。“那時全靠人現場解說,工作人員嗓子都啞了。”觀眾慕名而來,白天看太陽黑子,晚上看星星月亮,人們在這裡流連忘返。趙世英至今還記得,1958年,一位留名為“沙啞”的觀眾寫的小詩:湛藍宇宙海,從來未通舟;乘坐天象儀,星空信步游。

1954年夏天,我駐外使館建議購買天象儀作為一部分外貿補償。同年9月,中央決定籌建北京天文館,中科院從該院年度經費中撥款用於籌建場館。自此,我國開始籌建第一座天文館,直至1957年建成開放。

如果想瞭解更多天文知識,可以查詢北京天文館官網(www.bjp.org.cn)的“天文科普”專欄,還可以參加公眾科學講座,《天文愛好者》雜誌也值得一看。

1955年10月24日,北京天文館正式動工, “當時人們一心想把它建成科學和藝術的殿堂”。拿建築設計來說,總設計師是張開濟,室內裝飾由美術大師吳作人和周令釗等人完成。日月神浮雕等作品則出自著名雕塑家滑田友、王臨一、曾竹紹之手。“既體現民族傳統風貌又融入現代風格,許多觀眾沒進展室就贊賞不已,想不到還有這麼壯麗的地方。”

1923年,德國蔡司廠製造出了世界上第一臺天象儀,得名“假天儀”。隨後,世界第一座假天館在德國建成。

“新中國成立初期,人們對科學和宇宙所知甚少。天文館的成立可以向廣大人民群眾普及科學文化知識。”趙世英回憶。

2007年7月,經國際天文學聯合會小天體命名委員會批准,編號為59000號的小行星被命名為“北館星”,標註著北京天文館對中國的天文科普事業做出的卓越貢獻。

建造球幕需要用銅皮,而銅皮當時是非常緊張的軍用物資,為此,國家特批了5噸銅皮,“一來考慮銅皮使用壽命長,二來銅皮氧化後變成綠色比較好看。”

北京天文館包括A、B兩館,共4個科普劇場。A館天象廳能為場內400名觀眾逼真還原地球上肉眼可見的9000餘顆恆星。B館內有宇宙劇場、4D劇場、3D劇場3個科普劇場。其中宇宙劇場能同時為200名觀眾呈現氣勢恢宏的立體天幕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