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内容用户-短视频平台对内容端发起新一轮猛攻

  • 时间:

【2019温网】

這同樣意味著,5G將重新攪動短視頻的江湖排位,快抖要繼續發力以保城門不失,騰訊、百度等巨頭則養兵多日,力求攻下一片疆域,而MCN、PGC生產者、投資機構,都將被無情地卷入這場大變革中。

老玩家快手長期“霸榜”,但新貴抖音很快便拍馬趕到。

中國短視頻“走向世界”,仿佛全球都在感受短視頻戰爭的熱潮,這仿佛也預示著,即使快抖如虎狼般把持住行業“龍頭棍”,但江湖仍是風波未定,短視頻的戰火從未散去。

2015年後,移聯網的深入帶動短視頻外部環境趨於成熟,用戶對碎片化短視頻的接受度不斷提高,市場需求的釋放激活內容供給,各類PGC/MCN也因此崛起,這再次點燃了短視頻戰火。

以vlog為代表的視頻記錄正蔚然成風,而除了生活記錄,不少vlogger還在探索技能展示、知識講解等,這背後反映出短視頻“變長變精品”這一不可逆的潮流。

2013年,韓坤率一眾“酷6老將”創立一下科技,併在當年7月抱住微博大腿,秒拍呱呱墜地。同年,騰訊微博負責人高自光啟動短視頻項目,在向上級遞交多輪產品PPT後,微視橫空出世。

在這種變化下,短視頻平臺對內容端發起新一輪猛攻。

同時,類似抖音這樣的弱社交短視頻平臺,也需要更多的關係沉澱,只有通過社交方方式將流量轉化為真實用戶,平臺才能打開更多商業化渠道。

當5G到來後,短視頻依舊是抓流量的利器,而視頻也將成為一種信息傳輸方式,在各大應用場景中“閃現”,為平臺帶來更多發展空間。

在這波熱浪中,以短視頻為代表的文娛玩家變現積極。在印度,TikTok的月活已超過1.2億,而騰訊、阿裡也相繼在印度及東南亞佈局視頻業務,海外市場也是一片喧囂。

以上,都是5G在實際消費層面將帶來的改變,而在mMTC的驅動下,用戶的手機、電視、車載屏和VR/AR都將被5G連成一體,屏幕使用將“無縫銜接”,並且撬動更廣範圍的基礎設施變革。

這部形式大於內容的劇集雖未拯救黑鏡,但卻帶火了互動視頻。據瞭解,Netflix正在規劃另一部互動視頻內容——《我本堅強》。

互動視頻的這種沉澱性,是各家平臺希望看到的。

毋庸置疑,快抖早已把千萬級日活的微視、美拍等玩家甩在身後,但二者的崛起並非一統短視頻江湖,恰恰成為行業新戰事的序幕。

有數據顯示,2016-2017年,短視頻賽道共發生193起投融資事件,總金額達到116億元,而各類巨頭也開始重金入局,騰訊投入12億元重點扶持企鵝號視頻創作者,阿裡旗下土豆視頻投入20億元轉型短視頻,今日頭條投入10億元扶持短視頻內容商……

從2011年開啟動圖創業,2013年轉型短視頻,宿華帶隊的快手向來以低調著稱,而由於深耕下沉市場,並且信奉公平普惠原則,快手擁有大量的忠實擁躉。到2017年3月,快手月活達1.24億,穩居行業首席。

前路坎坷,但夢還是要做的。

MCN崛起了,PGC便開始“傾巢而出”,例如主打精品生活方式的一條、二更、日日煮,主打財經領域的功夫財經,主打體育內容的秒嗨等。

2014年,4G牌照發放不滿一年,用戶的流量消費習慣還停留在3G時代,微信、微博代表的圖文信息仍占據主流,碎片化的短視頻消費還未成風。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秒拍的命運仿佛定格在這一刻,但這已是後話。

2015年,印度提出類似“互聯網+”的“數字印度”概念,運營商、資本、海外巨頭紛紛趕到,印度瞬間成為互聯網“新天堂”,並帶動熱錢涌現南亞及東南亞的大市場。

同時,新聞機構也站了出來,在娛樂短視頻之外打出資訊短視頻的長板,例如新京報的“我們視頻”,界面的“箭廠”,澎湃新聞邱兵離職創辦的“梨視頻”。

可見,各路玩家對互動視頻躍躍欲試。

海外短視頻佈局情況,地歌網製圖

微視暫別舞臺,但“美秒”仍然驍勇能戰。

設備變革滾滾而來,消費端變革也將被5G撬動。在超高速率與超低時延的5G網速下,用戶的視頻觀看體驗會大幅優化,而與之相配的,將是整個短視頻行業的“再爆破”。

這一次,故事要從一位“集美貌與才華於一身”的女子講起。

2017年,快抖雙雙出擊海外,TikTok和Kwai應運而生,兩者將國內成功模板快速複製,併在短期內打出流量爆點,不斷衝擊各國應用榜榜首席位。

2017年,Papi醬入股“泰洋川禾”,MCN機構papitube由此誕生;同年,搞笑IP“何仙姑夫”宣佈成立MCN品牌“貝殼視頻”,另一家MCN洋蔥視頻的新節目“辦公室小野”登上舞臺,並迅速引爆網絡。

值得一提的是,微博為秒拍提供巨大流量入口,並領投一下科技多輪融資,但卻使得秒拍極度依賴微博。到2015年,秒拍的九成流量來自微博,

Vine叩開了短視頻新世界的大門,它的中國學徒也即將登場。

據騰訊統計,用戶對互動劇《古董局中局之佛頭奇緣》的復玩率為35.5%,也就是說,有35.5%的觀眾在看完影片後會選擇再花時間玩一遍。

強者出手必有獨門秘笈,三家平臺也各有千秋,秒拍側重現場紀實;美拍強於美顏濾鏡,女性用戶占比高;微視定位“8秒短視頻”,娛樂明星內容居多。

不過,海外短視頻的火爆終究要靠中國人締造。

在此趨勢下,各家平臺與媒體機構已搶先展開實驗,例如2019年央視春晚在深圳分會場實現4K+5G高清直播,虎牙在廣州首次實現5G+4K的高清戶外直播。

一時間,短視頻行業好不熱鬧。

日前,抖音被曝內測15分鐘視頻的發佈權限,這距離抖音全面放開1分鐘視頻不過一個月時間,說明抖音正在通過不斷“加時”來走出15秒短視頻的定位。

同時,隨著網絡速率如火箭般提升,運營商的流量資費也將調降。據此前曝光的中國移動5G資費中,5TB公用流量+10TB定向流量的月租僅為50元,而愛奇藝和騰訊視頻將平均分配這10TB定向流量。

視頻平臺“動刀”時長,這背後其實是內容風向在起變化。

後來,這段視頻如同5G網速一般被迅速引爆,人民日報、新華社等官媒紛紛轉發,何同學的B站主頁涌入100萬新粉。

光環之下,短視頻行業看似一片升騰,實則暗流洶涌。

當下,信息爆炸驅使用戶對好內容的需求激增,這在視頻領域一樣通行,用戶也厭倦了15秒短視頻帶來的短期刺激,人們渴望在視頻中看到好故事,這意味著視頻內容要加充實,敘事性要更為完整,時長也就會有所延伸。

這些選手之中,也有兩股力量正在厚積薄發。一派是長期處於“暗處”的快手,它正運轉起強大的流量發動機;另一派是背靠今日頭條的西瓜視頻和火山小視頻,它們代表字節跳動的短視頻力量,但其中真正的新王仍未登場。

在2018年這場短視頻戰爭中,快抖二者一馬當先,它們證明瞭短視頻“kill time”的魔力,當移聯網紅利漸趨減弱時,巨頭們不會放棄哪怕一小塊鮮美的流量蛋糕,沒有人敢在戰爭中掉隊。

互動視頻的潮流背後,技術變革仍是關鍵因素。隨著5G帶動傳輸時延的降低,用戶“收到選擇框—做出選擇—得到劇情反饋”的整體鏈路將更為高效,觀看體驗會大幅提升。

短視頻新契機何同學發佈5G測評視頻的當天,工信部正式下發4張5G商用牌照,這意味著 5G的腳步越來越近,而它將如何改變世界,改變短視頻呢?

從2014年起,今日頭條、獵豹、YY早已展開海外文娛佈局,由一家上海公司打造的Musical.ly更是點燃了美國的短視頻市場,但快抖二人卻砸開了另一片天地。

2012年春天,6秒短視頻應用Vine在美誕生。由於時長限制,Vine的視頻節奏更快、笑點更密集,其得以迅速點燃美國市場,並被推特以3000萬美元買下。

面臨5G這場大變革,短視頻將再次“混戰不休”。

當年6月,一篇名為《殘酷底層物語:一個視頻軟件的中國農村》的文章走紅網絡,文中“主角”快手得以從幕後走向台前。

小何的5G測評火了,5G的風雨欲來更讓各路玩家摩拳擦掌,準備按下快進鍵,以迎接現時代最強的一次“技術革命”。於是,運營商開始布點5G基站,硬件廠商的5G手機箭在弦上……

可見,5G帶來的短視頻暢想將無處不在。

至此,中國短視頻兩大巨頭正式站上歷史舞臺。

在“微美秒”之後的短視頻戰局中,從資本到內容機構再到互聯網巨頭,參戰選手再度擴軍,用戶需求持續增長,這也意味著有關內容的激戰還將持續,且無法回頭。

短視頻這把火越燒越旺,並且從國內燃到國外。

從新聞媒體到文娛產業,它們都在感受5G的強大魅力。

不過,視頻社交的花朵遠未盛開。

因此,各家平臺也開始在硬件維度補課。愛奇藝在今年發佈了奇遇2S VR一體機,而今日頭條早在2018年就收購了VR研發商“維境視訊”。

在國際電信聯盟(ITU)召開的RWP5D第22次會議上,5G三大使用情景被提出,分別是增強型移動寬帶eMBB、超高可靠與低延遲的通信uRLLC和海量機器類通信mMTC。

當然,短視頻“燃不盡”的戰火背後,5G正風雨欲來。

2016年4月,Papi醬為中國新媒體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這位時常輸出犀利吐槽與觀點的女子,為自己拍下2200萬元的“天價廣告”。這背後,其實是Papi醬無需多言的火爆程度,以及其自成一體的內容風格。

當然,被“相中”的不止快抖,2018年的秒拍、美拍、火山小視頻等平臺相繼遭遇下架處罰。在可預見的未來,監管還將長伴短視頻玩家。

此外,隨著用戶、內容與商業化“三位一體”同步進擊,短視頻平臺也將展開新一輪擴張,深耕體育、音樂等垂直內容,並不斷切入教育、知識付費、資訊等領域,形成更龐大的產品矩陣。

相比語音和文字,視頻承載了更多環境信息,向用戶傳達了更多真情實感,在圖文和語音的信息傳輸方式已相對成熟時,視頻確實有望成為新的交流形式。

至此,“微美秒”(微視、美拍、秒拍)全部到齊,中國短視頻打響第一場戰役。

毋庸置疑,5G將帶來全方位的技術變革。

老玩家命途多舛,新入場的巨頭們卻是幹勁十足,阿裡嘗試從電商帶貨切入短視頻,百度將發力vlog,網易除獨立App之外還在從音樂維度切入短視頻……

互動視頻的故事才剛剛開頭。

背靠字節跳動這棵大樹,抖音在產品設計上有著今日頭條的技術基因,並且在運營和投放等層面敢燒錢,憑藉“產品+資本”的雙輪驅動,抖音開始了自己的表演。

而在監管之外,短視頻的關鍵變化則來自行業內部。自抖音上演火箭速度後,騰訊、阿裡、百度等巨頭聞風而動,短視頻賽道儼然成為“巨頭修羅場”。

另一邊,主打現場紀實的秒拍,在天津爆炸、抗戰閱兵等大事件均有出彩表現;美拍則主打美妝及生活方式,上線半年註冊用戶破億。

人多力量大,MCN通過網羅優質創作者,建立機構化的內容生產方式與IP包裝路徑,不斷“製造”網紅並向各大平臺輸送,再由MCN、平臺和網紅之間共享收益。

例如在線教育,當5G到來後,課程收看場景的設備、網速等限制將被打破,使用成本得以降低,用戶需求被不斷釋放,這種潮流吸引了不少資本“搶註”在線教育平臺,比如阿卡索、掌門1對1、VIPKID等近期獲得融資的平臺。

快抖相互纏鬥,國內短視頻邁向“雙雄混戰”時代。

網絡提速降費,用戶的流量消耗也將加大。據電信咨詢公司Ovum的報告預測,5G用戶的月均流量消耗將從2019年的11.7GB增長至2028年的84.4GB,其中90%將被視頻消耗。

雖然快抖成為行業頭部,但短視頻行業的變數依舊存在,監管便是其中之一。2018年上半年,快手和抖音相繼“碰線”,前者遭遇下架處罰,後者廣告業務被責令整改。

這之中,我們熟悉的老朋友秒拍和美拍也是命運各異。秒拍最終傍上微博這條“小腿”;美拍則是用戶量一路下滑,到今年1月的日活不足1500萬,同比下降超55%。

5G到來後,這些設想都將一一兌現。

去年1月,抖音推出首款獨立社交產品“多閃”,與微信、QQ不同,這款產品主打視頻社交,視頻功能也被明顯標識。但在巨頭微信之下,多閃並未取得太大反響。

自從Vine在2016年被關停後,另一家平臺Snapchat憑藉“閱後即焚”短視頻一炮走紅,引得Instragram、Facebook紛紛學習效仿,短視頻仍在海外保留著星星之火。

短視頻App DAU情況(2016年12月-2017年12月),來源:極光大數據

與此同時,時間機器開始運轉,印度和東南亞成為短視頻新熱土。

可見,5G能顛覆用戶已有的消費習慣,讓視頻和文字一樣,被用戶隨時隨地閱讀,而這種便利性也“吊起了”人們的胃口,用戶渴望看到更長更精緻的視頻內容。

美拍日活變化,來源:短視頻工場

如今,抖音、微博等都在佈局時長5-15分鐘的vlog內容,創作者將生活剪影進行集合,剪輯出精緻的視頻節目,而這些視頻也就成為vlogger的日記。

Papi醬火了,更讓“組織化生產”成為短視頻的魔藥。

以多閃為代表的字節跳動社交夢遭遇水逆,但有關視頻社交的暢想遠未結束。

三個月後,張一鳴的大學舍友梁汝波帶隊開發出短視頻產品A.Me;又過了三個月,A.Me換了一個更廣為人知的姓名:抖音。

在戰爭中,三家平臺都有亮眼戰績。2014年盛夏,秒拍“冰桶挑戰”在一個月內為其帶來50億的話題閱讀量;美拍“全民社會搖”拿下吉尼斯“最大規模線上自創舞蹈視頻集” 的記錄;微視也在2014年春節的“明星拜年”活動中,沖頂4500萬日活。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IT老友記。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今年5月,愛奇藝提出國內首個互動視頻製作標準,並上線首部互動劇《他的微笑》,而騰訊視頻早已推出互動劇集《古董局中局之佛頭起源》,B站也在近期上線了大量時長10分鐘以內的互動視頻。

從2018年春節一役,再到年初的“多閃首秀”,抖音一路高歌猛進,上演日活三連跳,從2018年3月的7000萬日活,到6月的1.5億,再到年底的2億,這道完美的增長弧線便是“抖音速度”。

當然,用戶和內容都在進步,平臺商業化也有了更多想象空間。當精品端視頻流行後,其應用場景將不止局限於娛樂本身,教育、資訊紀實乃至短視頻付費都是可嘗試領域。

很快,這兩派勢力將成為短視頻大戲的真正主角。

和短視頻邏輯類似,互動視頻的中國學徒遍地開花。

快抖如虎狼當2016年短視頻陷入激戰時,有兩件事不能被遺忘。

簡言之,5G即高速、低時延與萬物互聯。

無論互動視頻、可穿戴設備亦或超高清直播,這些改變大多集中在內容消費端,但5G帶來的改變遠不如此,隨著視頻不斷爆發,其甚至有可能撬動傳統的社交形態。

來源 | 地歌網文 | 韓志鵬編輯 | 吳昊何同學有點氣餒,因為期中考試,他錯過了現場體驗5G的機會,但他沒有放棄,由於身處北京郵電大學,這裡又是北京5G試點區域之一,於是何同學坐上校車,拿上5G手機,來到西土城親測5G網速,並把這段體驗拍成視頻。

新貴不斷蠶食地盤,快手自然不能示弱,其在2018年全面提速,同時擴大產品矩陣、加緊商業化進程。截止今年5月,快手日活突破2億,並將在2020年春節衝擊3億指標。

公眾號 | itlaoyou-com

可見,互動視頻拓寬了內容範圍,刺激了用戶需求,並且推動了平臺生態建設,但互動視頻本身仍處於萌芽期,市場教育的這道坎大家還得邁過去。

短視頻將再迎戰爭。未來已來5G之下,有關視頻的一切都火熱起來。

2014年9月,微信小視頻上線,外界認為騰訊在給微視“判死刑”。

相信在未來,各家平臺將還將持續“發功”內容端。

快手和抖音的海外沖榜情況,地歌網製圖

同時,各類視頻網站也在將內容“變短”。愛奇藝在去年上線首部微劇《生活對我下手了》,單集時長在5分鐘以內,而騰訊視頻也在今年推出時長1-10分鐘的火鍋劇。

這意味著,4G環境下,人們還不敢大張旗鼓用流量刷抖音,但5G到來後,用戶看15秒短視頻就像用4G刷圖片一樣,速率高且無需考慮網絡成本。

可見,從視頻到直播,從內容再到社交,視頻平臺大力“佈局未來”,當如前所述,即使5G拍馬趕到,很多現實困境還要短視頻玩家自己來破除。

去年底,Netflix用一部《黑鏡:潘達斯奈基》教會世界什麼叫互動視頻,用戶在觀看視頻時可選擇主角行動,由此產生多個支線劇情並對主線產生影響。

外部環境不成熟,有的平臺開始“露出馬腳”。重視明星網紅內容的微視,在美顏濾鏡等產品功能上一直“掉鏈子”,明星效應也是曇花一現。2014年春節過後,微視用戶量不升反降,離巔峰時期相去甚遠。

可見,在短視頻的國內首戰之中,“微美秒”皆使出渾身解數,對內容展開探索,對市場進行教育,雖然其中的微視沒能“撐住”,但短視頻的水龍頭已經鬆動,新的力量將繼續攪動戰局。

除了視頻內容,直播也將迎著5G風口有所突破,在超低時延和超高速率之下,直播的延遲卡頓將不斷減少,視頻清晰度將不斷提升,用戶將獲得全新的觀看體驗。

游戲還在繼續,玩家還在入場。又過去一年,員工人數不到500人的美圖公司推出了短視頻應用“美拍”。

當然,想讓用戶沉浸感再次提升,硬件設備也得足夠強悍。4G時代下,VR/AR等可穿戴設備會經常出現模糊、反應遲緩等問題,但5G到來後,更快的傳輸速率帶來更強的視頻體驗與反應速度,可穿戴設備的沉浸體驗將不斷優化。

顯然,國內短視頻的二次戰役是全方位開打。

何同學坦言,確實被嚇到了。

而在各家“下海”巨頭之中,騰訊表現極為搶眼,其在2018年複活微視,並從2016年起陸續打出約17款短視頻App,對抖音展開圍獵之勢。但在微視之外,騰訊短視頻還沒有一個“能打的”。

憑藉eMBB與uRLLC,曾經1GB的電影在幾秒鐘之內就能下載完成,視頻清晰度也將向8K發起衝擊;同時,數據傳輸之間的時延將縮短至1毫秒內,用戶看直播不會感受到延遲,玩游戲時也不會因延時卡頓而“坑隊友”。

互聯網公司入局短視頻情況,地歌網製圖

當然,在技術大潮之下,我們看到了“王牌快抖”還在加速,而騰訊這類巨頭仍不會停止前進腳步,整個短視頻行業就像急行軍一般,奔向5G的美好浮世繪。

同時,互動視頻也為內容精品化趨勢註入一陣強心劑。多重選擇的出現讓用戶更容易代入劇情,並與劇中人物產生聯繫,這拓展了視頻的交互範圍與娛樂形態,更延長了用戶的停留時間。

和vlog在國內的普及路徑類似,視頻社交要突破國人的文化戒備心,讓國人接受視頻記錄這一更開放的表達形態,這遠比砸錢教育市場更為艱難。

短視頻“開荒”展望未來之前,不妨先看看中國的短視頻故事從何而起。

因此,短視頻玩家蠢蠢欲動。

在線教育遇到發展良機,有異曲同工的知識付費則能等閑。當短視頻的信息承載量擴大,知識付費類視頻將比圖文、音頻更為生動具象,這之中也將誕生新商機,而小鵝通、荔枝微課等平臺都在朝這一方向佈局。

此外,當視頻逐漸取代圖文之外的新記錄方式時,資訊紀實類視頻也將迎來爆發,隨著內容專業度不斷提升,這類視頻也有嘗試“財新通”內容付費的發展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