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相关鸟类-捕鸟网阵围猎候鸟固然令人触目惊心

  • 时间:

【科比给女儿拍照】

捕鳥網陣被曝光後,相關部門迅速行動,出動上千人次對多處捕鳥網進行了拆除。如此快速反應,值得肯定。應當說,這些年來,反盜獵和盜獵一直在上演著激烈較量。然而,為何捕鳥網陣依然難以清除,候鳥遷徙的路上依然危機四伏?

(作者:於平,系媒體評論員)

應當說,對於捕鳥網肆虐,一些部門不是沒有作為,各地的“清網行動”,之前進行了一輪又一輪。但由於傳統監管思維的根深蒂固,導致現實中的監管緊一陣松一陣,難以形成長效機制,這就給盜獵者可乘之機。比清除捕鳥網陣更迫切的,是改進管理和打擊的思路,在日常管理中下足功夫。捕鳥網位置再偏僻,但通過人員和無人機巡查、鼓勵公眾舉報等,都是可以及時發現的,更何況還有誘捕器(俗稱鳥媒機)等線索作為指引。如果各地不放過任何一個可疑線索,對每一起盜獵零容忍處理,對每一個違法捕鳥之徒都進行雷霆處置,剎住愈演愈烈的盜獵風氣並非沒有可能。

捕鳥網陣圍獵候鳥固然令人觸目驚心,但比之更可怕的,是其背後的黑色產業鏈。從捕鳥網、誘捕器公開在網絡上銷售,到上游捕鳥,中游收購、販賣、組織捕鳥,下游集中批發,終端消費是流向餐桌或者籠養。在高額利潤的驅使之下,不法者靠著黑色產業鏈牟取暴利。從這層意義上說,保護遷徙的候鳥,不只要破除捕鳥網陣,更需要完善立法、強化執法,斬斷這條黑色產業鏈。

即便如此,打擊針對候鳥的盜獵行為,依然大有可為。許多捕鳥網陣的發現,都是媒體記者和環保組織發現後,相關部門才隨之跟進。可以說,媒體和環保組織無論是人員配備還是相關資源支持,都遠落後於地方管理部門。可是為何,媒體和環保組織能常常走在政府部門的前面?這無疑值得地方管理部門檢討。

【光明時評】近日,一則河北白洋澱出現5公里長的捕鳥網,鳥類有進無出的消息引發社會關註。盜獵候鳥的行為,不僅發生在白洋澱。在候鳥遷徙重要中轉站——河北秦皇島、唐山等地,不法分子圍網盜獵候鳥的現象同樣猖獗。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此前在秦皇島市盧龍縣暗訪時看到:數百米的鳥網隱藏在玉米秸稈中,網眼細密堪比蜘蛛網,鳥類一旦被纏住便無法動彈,越掙扎纏得越緊,慘叫聲不絕於耳。

萬里長空,候鳥南飛,本是人間美好一景。然而,動人的美景,卻被一張張悄然張向天空的巨網所打破。這是鳥兒們的噩夢,也是不可承受的生態之殤。

據估計,每年有620萬隻候鳥要從繁殖地飛往越冬目的地。候鳥遷徙路途上,變化莫測的自然環境已經使得遷徙候鳥面臨各種惡劣挑戰,如果再加上人類的影響和屠戮,候鳥種群安全將岌岌可危。聯合國環境規劃署此前曾指出,由於非法捕殺和貿易,每年成百上千萬隻候鳥正在從地球上消失。這是候鳥的危機,也是地球生態的危機。對此,人類不能置身事外。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白洋澱等地候鳥保護的關鍵其實在區域之外。從網絡電商到各地管理部門都應守土有責,民眾也應抵制鳥類的相關消費,向捕捉殺戮候鳥說不。

其中當然有客觀因素。類似白洋澱這樣的候鳥棲息地,地域廣闊,監管難度很大。為了逃避打擊,一些張網捕鳥者的行動也越來越隱蔽。非法盜獵的鳥網,往往架設在人煙稀少、人跡罕至的地方。這就給日常管理和查處帶來很大不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