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延缓租金-正如部分商户所言“呼吁减租并不奢求能够减租

  • 时间:

【肯尼罗杰斯去世】

因此,政府需發動基層組織和社會力量,多措並舉調解協商。一方面,發揮行業協會、商會、工會等組織的影響力,在業內引導成員單位合理談判,避免矛盾尖銳化;另一方面,由街道或商務部門介入,作為中間人公證協商,妥善化解雙方矛盾。在具體協調過程中,視商戶經營情況,通過呼籲租金打折、延緩交租等多種方式,減少雙方負擔,達成共贏。

本應是消費旺季的二三月,因為一場大疫蒙上陰影。近來,受困於客流銳減、銷售額下滑,服裝、餐飲等行業受損嚴重,不少商戶呼籲業主“減免租金”,一些糾紛已發展為社會群體性事件。當租金糾紛成疫情“次生災害”,如何破解?

事實上,對於商戶的處境,多數人能夠理解。但當問題轉化為“該不該減租”時,租賃雙方往往各執一詞。商戶認為,疫情是飛來橫禍,應體現“患難與共”的精神;業主則認為,平時賺了錢也沒見分紅,為啥虧欠就需要“有難同當”,再說每月的貸款誰來還?

此外,針對減租呼聲背後的“復工難”問題,政府可對症下藥予以幫助。在這方面,前有廈門等地出台政策,通過獎補鼓勵餐飲企業轉型線上業務,後有重慶副市長帶頭“下館子”吃火鍋,都是值得嘗試的探索。正如部分商戶所言“呼籲減租並不奢求能夠減租,更多的是想讓社會關註到中小企業的困難”,困難時期,除了要求業主和商戶有“共克時艱”的擔當,政府也應有為企業解困紓難的作為。

如何破解這一難題?最重要的是走出“零和思維”。面對疫情,商戶、業主既是博弈雙方,也是利益共同體。若無力承擔房租的商戶選擇退租或集體罷市,長遠來看,業主也將蒙受損失。對於政府而言,若放任不管,矛盾持續激化,將引起不少社會問題,遲滯復工復產進度,釀成“多輸局面”。

值得註意的是,政府介入不意味著“拉偏架”。“減租是情分,不減是本分”,業主同樣有難處,不能將“救助”的責任推給業主。對於減租業主,可考慮給予其延緩貸款期限、適當減免利息等政策,以此起到示範帶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