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观众-这些传统文化题材动画作品之所以呈现出深刻饱满的面貌

  • 时间:

【迪丽热巴金凤凰奖】

縱觀近幾年不停刷新市場成績和口碑紀錄的優秀國產動畫,無一不是巧妙融入中國傳統文化元素和經典故事形象,有文化內涵和藝術表現力的作品。《西游記之大聖歸來》在四大名著之一《西游記》的基礎上進行改編,塑造出一位俠肝義膽的東方武俠英雄;《大魚海棠》的故事創意源自《莊子·逍遙游》,還融合了《山海經》《詩經》等古代文學中的精華;《白蛇:緣起》取材於中國民間故事《白蛇傳》,講述了一個凄美動人的愛情故事;《哪吒之魔童降世》依托中國古典文學作品《封神演義》,另闢蹊徑地講述了哪吒雖“生而為魔”卻“逆天而戰鬥到底”的勵志故事;《愚公移山》以百姓耳熟能詳的寓言故事為藍本,表現中華民族堅忍不拔、頑強奮鬥的精神……這些動畫作品以中國傳統文化元素和東方審美韻味,賦予了作品更加豐富的思想立意和更加成熟的藝術品格,使我們感受到潛藏在作者血液中那種對中華優秀文化的瞭解、熱情和自信。

仔細分析,這些傳統文化題材動畫作品之所以呈現出深刻飽滿的面貌,主要是由於創作者內心的文化自信。這種自信不是戾氣的張揚,也不是虛妄的野心,而是海納百川的胸懷,是對自身不足的正視,是善良正直的素養。因此,在繼續積極改進動畫產業的專業水準之外,創作者還應進一步練好內功,不斷提升自我的思想境界,堅定自己的文化自信,以夯實動畫電影的內在精神品格。

對於一部成功的作品來說,契合時代精神和社會熱點的選題,以及動人的故事情節,震撼的視聽效果,幽默的表演和臺詞等審美要素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內在豐盈深刻且符合中國主流價值和文化特色的精神品格,這是其獲得各方認可的根本原因。

創作者的文化自信才是作品蘊含深刻的根基

在現實面前不服輸、勇於超越自己的精神,也是傳統文化題材動畫作品力求傳達的理念。《大禹治水》講述的是一個關於追夢與成長的故事:少年大禹在非議中扛起治水重任,並努力接近自己的夢想,最終成功治水的同時,也完成了自我的成長。他的實踐告訴人們,面對看似無法對抗的困難,並非只能逆來順受,而是應當因勢利導、科學創新,憑藉團結、智慧和力量與之博弈、抗爭。《哪吒之魔童降世》在這條路上走得最遠。面對無法改變的出身,哪吒不屈服於上天的安排,以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臺詞張揚超越敵我二元對立、超越生命既定規則的信心,從而使作品傳達出動人心魄的精神力量。

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劇照 資料圖片

觀眾是一種動態審美的歷史性存在,今天看動畫的主流觀眾已經不是幾十年前的那撥人了,所以必鬚根據他們的心理狀態及時調整創作思路。當下的90後、00後、10後是在富足的環境中滋養長大的,他們的精神世界豐盈敏銳,審美情感訴求更加豐富多元。他們需要通過觀看動畫放鬆減壓,但更希望從審美愉悅的過程中得到思想的啟迪和精神的滋養。中國動畫界必須清醒地意識到,震撼的視效只在觀看的瞬間引發驚奇審美,搞笑的臺詞或可廣泛流傳卻無法在大眾心中長時間停留,真正觸動人心靈並回味無窮的還是一部作品深邃豐滿的內核。

再比如,不害人或利他,大多數人一般都能做到。但在利己和利他之間選擇利他,就很難能可貴,而要捨棄自己的生命去利他,更是難上加難。《西游記之大聖歸來》中江流兒為保護傻丫頭、幫助大聖,孫大聖、豬八戒為了拯救江流兒和傻丫頭,都屢次犯險,創作者並沒有給出充足的世俗理由和敘事邏輯,因為這些在中國傳統文化看來就是天然的責任擔當。《大魚海棠》的重要隱喻是人與動物之間存在著相互轉化的因果關係,人善待動物就是善待自己:鯤做人時椿是魚,鯤毫不猶豫地捨棄自己的生命救椿;當椿轉化為人型,鯤變成了魚,椿又拼盡一切救鯤。這種設置也能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找到依據——天人合一的理論認為,人不是獨立的存在,而是眾生形態之一。

文藝作品是時代的精神風向標,也是民族文化的外在展現。無論是已經成為爆款的《西游記之大聖歸來》《大魚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大禹治水》《八仙過海》,還是未來將和觀眾見面的《姜子牙》《愚公移山》《中國神話故事》,這些從中國神話傳說、民間故事、古典文學作品中汲取養分創作的動畫作品,已擁有體現中國傳統文化精神內核的先天內容優勢,還需繼續努力尋找與當下時代和生活的契合之處,提高撫慰觀眾心靈、引領積極思考、凝聚社會共識的能力,以成為向中國乃至世界觀眾展現中華文化自信、促進文明交流的窗口和載體。

(作者:王黑特,系中國傳媒大學藝術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重新審視中國動畫的發展史,我們發現,以中國傳統文化為主要題材的國產動畫曾在國內外享有盛名。20世紀50年代到80年代之間誕生的《大鬧天宮》《哪吒鬧海》《小蝌蚪找媽媽》等或從中國民間傳說、神話故事之中取材,或採用剪紙、水墨等中國特有的藝術表現形式,顯示出鮮明的民族特色和深厚的審美底蘊。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世紀之交時,這一良好的創作風氣卻有所減弱。創作重模仿輕原創,形式熱鬧卻內容淺顯,類型單一且風格趨同,無論是劇情還是場景,中國元素越來越少,有的作品甚至看不出是國產動畫。這種現象引起了當時中國動畫人的關註。他們意識到,動畫不僅要給人營造視聽愉悅,還會影響人們的精神世界。我們必須提高原創能力,增加民族特色,用具有深厚中國文化底蘊的作品激發觀眾的歸屬感、自豪感。在這種創作思路引導下,2015年《西游記之大聖歸來》應運而生,以符合時代審美的藝術表現手法深挖蘊藏於五千年中華文明歷史之中的深刻精神內涵和豐富審美經驗,實現了票房口碑雙豐收,讓傳統文化題材再次成為創作熱點,為國產動畫開闢了一條切實可行的發展道路。

選材視角的回歸為創作開闢全新發展空間

近日的影視行業,傳統文化題材動畫作品顯得格外亮眼。中國原創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不僅以47億元票房榮登中國電影市場排名亞軍的寶座,還燃爆海外市場,在澳大利亞上映首日就創近10年華語電影在澳開畫最高票房紀錄。不僅如此,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佈的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紀錄片、動畫片展播片目中,有《大禹治水》《愚公移山》《中國神話故事》《八仙過海》等多部動畫片創新性地融入中國傳統文化元素,在經典故事的講述中潛移默化地傳遞民族精神,實現了現代藝術與傳統文化的結合。

以往一些動畫作品受到觀眾詬病,是因為在其演繹過程中看不到多少童真童趣,反倒讓人看到了主創敘事的自以為是和老成世故的心理。新近涌現的這些優秀傳統文化題材作品,卻跳出了這種故作高深、強行灌輸的窠臼。創作者意識到,童心不是生理年齡的範疇,而是一種純凈真摯的精神境界。《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就處處可見童心的身影——哪吒想和其他孩子一樣玩耍,這種單純的童心卻因世俗成見受到挫折;他與太乙真人就像一個聰明的小孩子和一個愚笨的大孩子的游戲關係,“山河社稷圖”是游戲域限,在那裡唯有心思純凈才擁有力量,而這些都與功名利祿無關。

起步於20世紀20年代的中國動畫,近幾年呈現出別樣的發展面貌。從《西游記之大聖歸來》《大魚海棠》,到《白蛇:緣起》《哪吒之魔童降世》《大禹治水》,再到《姜子牙》《八仙過海》《愚公移山》《中國神話故事》,越來越多的創作以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入題,一筆一畫勾勒出中國動畫產業的崛起之路。這些作品的出現,既是創作者技術積累、文化積澱和藝術積蓄的結晶,也是多年來中國動畫界積極探索開拓的經驗集合,還是近年來中國動畫創作以每年平均50部左右動畫電影以及8萬多分鐘電視動畫的體量不斷滋養著觀眾審美經驗打下的堅實市場基礎使然。

豐盈深刻的內涵彰顯中國文化精神的審美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