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政府房屋-建议香港特区政府引用《收回土地条例》

  • 时间:

【马云 功勋杭州人】

為公共利益計,為解決民生計,地產商是時候釋放最大善意,而不應只打自己算盤、囤地居奇、賺盡最後一個銅板。什麼才是對香港未來負責?什麼才是對年輕人“網開一面”?這才是。

但在一般人看來,有房住,有衣穿,有飯吃,正是最基本的人權,是最基本的尊嚴。香港絕沒有理由,一面穿著“全球最有競爭力經濟體”等光鮮靚麗的外衣,一面卻在住房上露出極為難堪的裡子。

梁振英執政時期,也將解決市民住房問題當作首要任務,提出要加速修建公屋;

香港有很多深層次矛盾,其中土地、房屋是眾多深層次矛盾的重中之重。香港特區政府須大刀闊斧,破釜沉舟,通過《收回土地條例》興建公屋,達致“三年上樓”的目標。

香港差餉物業估價署8月底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7月香港私人住宅售價指數跌至394.4點,環比下跌0.1%,連續第二個月回落。相比今年5月創下的397.3點的歷史高位,該指數已累計下跌0.73%。然而,回顧今年前7個月,香港整體樓價升幅仍達到9.7%。

自香港回歸至2019年8月的20多年裡,特區政府僅13次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地建公營房屋。民建聯建議,現時公營房屋的土地缺口龐大,當局就應集中精力規劃公營房屋發展項目(如新界區內約110-220公頃的棕地),並以“公共用途”為由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地,這既合乎民意,亦可將政府所憂慮的司法覆核等法律爭議風險減至最低。

要援引《收回土地條例》,意味著自有財產與公共利益之間的一次利益平衡。這些土地,主要指囤積於地產商手中長期不開發的土地。

這一次,香港社會,能否拋開政見,平心靜氣坐下來思考《收回土地條例》?能否放下偏見,理性看待特區政府為民生作出的努力?能否正視公與私的天平,真心實意為香港“計深遠”?

“雖然市場氣氛轉差及成交量下跌,但目前業主普遍持貨力強,市場上並無太多大幅減價的成交,‘劈價潮’(大幅減價)並未出現。不過,影響樓價走勢的主要因素始終是香港的經濟基調,而連月的示威已影響到本地旅游業、零售業及消費情緒,如果事態持續並影響到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及失業率,屆時香港的經濟表現將會受到更大打擊,樓價亦會面對更大的下調壓力。”陶汝鴻指出。

昨天,香港民建聯在報刊登全版廣告,促請政府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增加土地供應,大量興建公營房屋,縮短公屋輪候時間,爭取達到“3年上樓”的目標。

圖片來源 / 圖蟲創意此前,在9月11日,香港最大政團民主建港協進聯盟(簡稱“民建聯”)召開記者會,建議香港特區政府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大量興建公營房屋,爭取3年上樓。

根據基本法105條,徵用土地的補償“相當於該財產當時的實際價值”,收回是有償的。

李慧瓊表示:政府過去覓地工作“龜速”,不做改善的話,市民會越來越失望,令民怨積累,也令修例風波演變為較為激烈,她建議不要等待施政報告才公佈土地房屋措施,應立即啟動工作。

開發商也明顯加快了推盤速度,美聯物業住宅部行政總裁布少明指出,9月初以來已有4個新盤公佈最新銷售部署,合計有逾2200夥單位,這個推盤速度在過去3個月甚為罕見,“從近期的新盤銷售及反應可見,樓市需求仍然強勁,相信9月一手主導大市局面將更加明顯。隨著新盤急攻,短期內二手市場更加受壓”。

香港樓市成交急劇下挫投資者、買家躊躇觀望多重影響下,近期香港樓市成交大幅減少。

香港地勢多山,備受土地短缺問題困擾,導致樓價高、租金貴、上車難。

民建聯指出,政府於2018年12月宣佈修改《長遠房屋策略》,公屋、私屋供應比例由6:4比改為7:3,由於沒有新增土地配合,“修改”實際只是畫餅充饑。雖然香港特區政府是香港最大的“地主”,但手上實際控制的土地其實沒有想象的多。現時政府短期最主要的住宅用地來源是210幅散於全港、被劃作不同用途的土地,但總其數量也只是500公頃,僅及私人發展商已知土地儲備的一半。

“樓市觀望氣氛濃厚,影響買家入市腳步,物業成交量自6月開始下跌。

香港特區立法會議員劉國勛表示,現時棕地約有700公頃,以15萬宗輪候申請計算,要做到3年上樓,每年要多收25公頃土地,3年共收約75公頃,約占目前閑置棕地大約十分之一。

人們一貫認為,自由才是香港的核心競爭力,事實上,民生也是競爭力。保障民生,讓社會更加公平,也是積蓄的發展動力。

“估計發展商未來幾個月主要推上車盤及中小型單位為主,成交仍然以一手樓盤為主,占整體成交比例約30%-40%,相比之下,二手市場的壓力較大,估計部分抗跌能力較低的業主有較大議價空間。”萊坊執行董事及估價及咨詢部主管林浩文向本報記者表示。

而在公屋輪候方面,根據房屋署數據,在2019年6月底,約有147900宗一般公屋申請,以及約108200宗配額及計分制下的非長者一人申請。一般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為5.4年,當中長者一人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為2.9年。

但這些完全為香港長期公共利益考量的方案,或草草收場,或大打折扣,或至今擱淺,都稱得上命途多舛。

據香港政府的住宅物業臨時買賣合約數字顯示,住宅成交從5月的8208宗,跌至6-8月每月少於5000宗;

導讀:香港社會矛盾的焦點之一是過高的樓價、過少的土地供應,導致普通市民上樓難。也正是包括高樓價等在內的民生和社會問題,催生了近期香港的系列示威游行甚至暴力衝擊。

究其原因,既有反對派在立法會的拉布,為反對而反對,別說“明日大嶼”計劃本身,即使是申請研究該計劃的撥款議案,還因政治纏鬥在立法會擱置;也有地產商為既得利益,不斷要挾政府、捆綁民意,這讓整個香港社會陷入房子買不起又跌不起、不夠住又建不起的泥沼;也因為一些公眾,對特區政府改善民生的能力,不瞭解、不信任。

戴德梁行大中華區副總裁及大中華區策略發展顧問部主管陶汝鴻9月10日指出,並預計9月二手樓市仍將維持淡靜,交易量大約維持4500宗水平。

“今年年底前再跌5%至10%,重回今年初水平。而豪宅單位由於業主的持貨能力較強,並不急於出售,預計年底前的跌幅在5%以內。”

圖片來源 / 圖蟲創意今天,我們必須全面考慮香港的競爭力。

香港特區立法會議員柯創盛表示,目前,香港約10萬人居住於“棺材房”、劏房等不適宜居住的環境,劏房租金昂貴,一些很小的單位租金可能要5000-6000港元。

林鄭月娥上臺後,提出填海造島的“明日大嶼”計劃……

戴德梁行香港資本市場部執行董事高偉雄坦言:“近幾個月來的社會事件已影響到本港投資物業的租金與價格走勢,令本地投資者傾向觀望。而一些房地產基金買家,占香港整體市場約30%-40%,很多這類國際基金的投資委員會都在海外,對他們而言,能否促成大宗交易主要視乎目前香港局勢的發展。只有等待目前的不穩定因素消除後,市場信心回升,投資市場的表現才會有望好轉,然而在目前情況下,我們預期來季(今年第四季)的物業投資大額成交宗數仍會再度下跌。”

今年迄今為止,沙田第一城及太古城的價格較年初分別上升了19.9%、14.9%,而貝沙灣及君臨天下的價格則較年初的升幅約為10%。

香港的居住問題有目共睹,而且正變得日趨嚴重。公屋申請平均輪候時間升至5.4年,有10萬人住在“棺材房”和“劏房”。這樣的局面,與國際知名大都市格格不入,更與太平山上的豪宅形成鮮明對比。香港人看重人權。

民建聯成立於1992年,是香港建制派政團之一。《收回土地條例》是香港特區的一項法令,根據其規定,每當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須收回任何土地作公共用途時,行政長官可根據本條例命令收回該土地。

圖片來源 / 圖蟲創意香港住房問題的核心癥結在於土地,增加土地供應已經刻不容緩。香港不是沒有土地,但政府手裡地太少。根據去年底的《長遠房屋策略》,未來10年,香港公私營房屋新供應比例定為7:3,但事實上,政府能覓得的土地,仍不足以支撐這一目標。民建聯的建議,無疑為特區政府提出了一條解難題的思路。

民建聯主席、香港特區立法會議員李慧瓊指出:

隨著香港局勢發展,廣大香港市民除了進一步呼籲止暴制亂,更多人開始將關註的目光投向影響香港發展的深層次問題。住房,正是重中之重。

香港不能再等了。民建聯支招香港土地瓶頸破解:

這也是調整短期利益與長遠利益的一次契機。香港社會被金融地產互相纏繞的發展邏輯捆綁已久,但這一發展模式,既不是永動機,更潛藏著不少危機。我們很能理解,一些香港市民擔心,供地增加,或導致資產短期無法快速升值,也理解地產商在商言商。但這恰恰是一次眼前利益與長期利益的重新審視,是個人利益與社會發展利益的再權衡。一旦香港社會打上死結、失去競爭力,所有人的房產都會不斷貶值;只要東方之珠持續保持競爭力,那麼受益者,一定是香港企業與市民。

來源丨21世紀經濟報道(ID:jjbd21;記者:辛繼召、朱麗娜)、人民日報評論(ID:rmrbpl,作者:何鼎鼎)

如何破解土地問題,可以說是當下香港市民最關註的議題之一。

陶汝鴻坦言,一些受歡迎的中小型屋苑如沙田第一城及太古城,由於此前第一季度的樓價反彈力度較大,因此現在的跌幅較為明顯,“截至9月中的價格較6月時的高位已經下調了4%-5%,而貝沙灣及君臨天下等豪宅的價格跌幅則較小,較6月時的水平下跌了大約3%。”

此外,民建聯還建議,應儘快重啟“土地共享先導計劃”,主動規劃選址,邀請業權人參與;設立“居所租金扣稅額”,讓租住私樓的納稅人享有扣稅額。

由於《基本法》第6條與第105條對私有財產權的保護,外加援引條例或遭曠日持久的司法覆核,特區政府對於是否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有過遲疑。然而,諸路不通後,收回土地是可行之道。

7月及8月(第三季度首兩個月)累計住宅成交僅8889宗,較上季同期下跌了45%。”

根據公開數據,香港土地面積1111平方公里,已建設土地占24.3%,其餘75.7%為郊野公園、水塘等。其中,房屋用地僅占6.9%。2005年後,香港土地開發幾乎停頓,導致公營、私營房屋落成量均大幅減少。根據香港差餉物業估價署及房屋署數據,2007-2016年,當地平均每年住宅落成量約25700個單位,較前10年下跌超過五成。

二手成交大幅萎縮同時,陶汝鴻向本報記者指出,香港主要中小型屋苑樓價相比今年6月的高位已經下跌3%至5%。

加快收地,大建公屋,爭取3年上樓

董建華上任之初提出《八萬五計劃》,提出每年興建公屋和私營住房不少於八萬五千套,10年內讓香港七成家庭能自購住房;

在住房問題上,香港已錯失諸多歷史契機,不能再拖延。

香港歷來奉行自由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模式,在改善民生方面,一直秉承“積極不干預”理念,但這一思路已成歷史教訓。香港不僅要“有效市場”,更需要“有為政府”。三個月來,“反修例”之所以將許多原本不關心政治的年輕人卷入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於他們對未來的無力感,而住房,正是重要根源。對於這一影響香港社會發展的深層次問題,需要特區政府有預見力、決斷力、執行力,更需要香港全社會凝聚共識。

“大型示威活動無疑對投資者及用家的信心有很大影響,由於不明朗因素,不少買家暫時推遲入市的步伐,市場累積了一定的市場需求。同時一手市場仍有大量的樓盤準備推出,”陶汝鴻表示,“二手市場8月成交宗數已跌至2860宗,接近SARS爆發期間每月2683宗的水平,我們預計如果示威活動持續下去,9月二手成交將跌至2000宗以下。”

今年7月香港私人住宅售價指數跌至394.4點,環比下跌0.1%,連續第二個月回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