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审查郑开-福建省人民检察院第十检察部检察官余晶解释说:“周宁县公安局法医学伤情鉴定认定周奎构成重伤的医学依据不充分,且本案据以鉴定的原始病历等材料的真实性存疑,在现有条件下,本案客观上不具备重新鉴定的可能性

  • 时间:

【北京出现日晕景观】

“聽證會結束了,但是扎實推進息訴罷訪、真正做到案結事了、讓申訴人開啟新生活的後續工作才剛剛開始。”徐向春透露,“由於周奎客觀上確實是受了傷,生活不便,承辦人在審查辦結本案的同時,亦考慮到周奎符合檢察機關司法救助的情形,所以我們正在協調各方,準備對周奎開展司法救助。”

“怎麼不追究鄭開招的刑事責任,為什麼對他作不起訴處理?我的病歷上有什麼疑點?為什麼疑點無法排除?”一樁舊案,在福建省周寧縣村民周奎的心裡壓了近20年。

聽到鄭開招的致歉,周奎的情緒平復了許多。

“今年6月4日,瞭解到最高檢承諾“群眾來信件件回覆”後,我首次到最高檢提出申訴。”周奎回憶說,由於材料不全,檢察官提示他補充材料。9月24日,第十檢察廳正式受理此案。

原案承辦檢察官、申訴複查檢察官採用多媒體示證的方式,用扎實的證據對每一條申訴理由都作出了客觀回應。

“我們將進一步完善和落實刑事申訴案件公開審查制度,更加自覺主動地運用公開聽證、公開示證、公開答覆等多種形式加大公開審查工作力度,更加充分地聽取當事人和社會各界意見,更加廣泛地接受各方面的監督。”徐向春告訴記者,“我們第十檢察廳有八個辦案組,每個辦案組都在認真評估審查接收到的刑事申訴案件,對屬於重大疑難和久訴不息的刑事申訴案件,儘量採取公開聽證的方式化解矛盾,將此項行之有效的好制度、好工作常態化,讓人民群眾真正感受到檢察溫度。”(記者 張晨)

“雙方當事人都因為這件事情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申訴人因此案傷殘,終身痛苦,被不起訴人也身陷囹圄多日,希望雙方能夠互諒互讓,早日恢復正常的生產生活秩序。”徐向春勸慰道。

全國人大代表、最高檢特約監督員、福建省律師協會名譽會長、福建新世通律師事務所主任洪波在觀摩整場聽證會後表示:“無利害關係第三人的意見能夠安撫雙方當事人,有效化解矛盾,讓人民群眾切實感受到公平正義。”

周奎的傷情程度是否達到重傷?周寧縣公安局鑒定認為:被鑒定人周奎頭部受鈍器傷後出現顱底骨折,並伴有面、聽神經損傷及腦脊液外漏。被鑒定人周奎頭部受鈍器傷後已造成硬膜外血腫,硬膜下積液及頂骨形成骨折。鑒定結論為:已構成重傷。寧德市中級法院技術處文證審查認為:周奎傷情構成重傷的醫學證據不足。

“因重新鑒定無法作出,周奎的傷情是否達到重傷無法確定,認定鄭開招行為構成故意傷害罪證據不足,經檢委會研究決定對鄭開招作存疑不起訴決定。”餘晶說。

“此案是一起疑難複雜的案件,主要涉及到證據鑒定的問題。20年過去了,時過境遷,最初作出鑒定的法醫都已過世,再重新去做鑒定難以實現。雙方之間矛盾不斷升級,引發這個案件一步一步走到最高檢。”作為本案的承辦檢察官,最高檢第十檢察廳二級高級檢察官王慶民告訴記者,“9月份受理這起案件後,我們在7日內給予申訴人周奎程序性回覆。經過進一步審查,認為這個案件確實疑難複雜,符合我們公開聽證的條件,在徵得申訴人同意後,籌辦這次公開聽證會,希望通過廣泛聽取聽證員、人民監督員、法學專家、法醫意見,為本院依法處理本案提供參考。”

“病歷上的字跡深淺、入院時間不一致,致使鑒定書有疑點,周奎損傷構成重傷的醫學證據不充分。”法醫專家林斌說。

記者翻閱卷宗看到,1999年12月,周寧縣公安局法醫鑒定稱,鄭開招在二樓走廊往圍牆外扔的磚塊,致使周奎受重傷。2000年9月,周寧縣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同年11月,周寧縣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與起訴書一致,同時認定被告人鄭開招的行為屬防衛過當,判處其有期徒刑兩年,賠償被害人周奎各項損失人民幣15379.63元。

二審法院審理認為,周奎構成重傷的醫學證據不充分,遂發回一審法院重審。此後,因原公安機關鑒定結論依據不充分,且寧德市第一醫院因原始病歷存在疑點等問題,表示無法重新鑒定,周寧縣人民檢察院對鄭開招作出不起訴決定。周奎不服,提出申訴,先後經周寧縣人民檢察院、寧德市人民檢察院和福建省人民檢察院複查、審查,均維持不起訴決定。

公開聽證充分聽取各方意見“申訴人周奎認為其傷情已構成重傷,請求撤銷周寧縣檢察院不起訴決定,依法追究鄭開招故意傷害罪的刑事責任,並責令其賠償申訴人各項經濟損失30萬元。”10月30日,聽證會現場,周奎公開陳述了3條訴求。

借助“外腦”釋法說理化解矛盾“這個事情過去20年了,我心裡一直很愧疚。對那天晚上對你造成的傷害,我深表同情,並會在力所能及地情況下給予經濟賠償。”聽到評議結果後,鄭開招當面向周奎賠禮道歉。

被害人窮盡司法程序提出申訴1999年12月4日,周寧縣村民鄭開招因與女友情感破裂,在女友家門口處理感情糾葛時,與在場的社會青年阮思章發生口角,後產生肢体衝突。晚上9點多鐘,阮思章伙同周奎等人前去鄭開招家討個說法。

“今天,最高人民檢察院對周奎刑事申訴案通過公開聽證、示證,公開聽取各方意見的方式進行公開審查,希望能夠起到以公開審查促進公正審理的效果。”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廳長、一級高級檢察官徐向春擔任主持人,把人們的視線拉回20年前的案發現場。

一方認為量刑過低,一方堅稱自己無罪,雙方分別提起上訴。

“周奎對傷情結果的發生本身也負有一定責任。”陳明添在解釋評議結果時建議,為了使本案有一個讓周奎絕對信服的結果,需要重新找一個權威機構對周奎的傷情重新再認定。

福建省法學會副會長、福建江夏學院法學院院長、教授陳明添是5位聽證員中唯一的專家學者。在聽證員對案件進行評議後,陳明添作為聽證員代表宣讀聽證評議結果:“在對案件的複查、審查有了全面的瞭解之後,我們一致認為,周寧縣檢察院作出的不起訴決定、周寧縣檢察院作出的複查決定、福建省檢察院作出的審查通知書並無不當,主要因為周奎的傷情鑒定存疑。”

據鄭開招當年的供述:“當晚10時許,阮思章等十餘人到我家門外喊叫,我不給他們開門,他們就朝我家中扔磚塊,還有人想爬牆進入屋內。我就撿起磚頭往牆外扔。”周寧縣公安局獅城分局現場勘查時拍攝的照片,詳細展示出案發地3層小樓的細節。

10月30日上午,一場刑事申訴案件公開聽證會在國家檢察官學院福建分院舉行。會議室內,長條桌拼成正方形,原被害人周奎與原被不起訴人鄭開招相對而坐,涉案承辦檢察官、專家學者、聽證員、人民監督員、法醫等圍坐四周,試圖揭開舊案的謎團、解開周奎的心結。

作為最高檢第十檢察廳成立後舉行的首次公開聽證會,辦案組前期做了大量準備工作。王慶民介紹說,結合案情需要,他們提前確定參加聽證活動的聽證員、人民監督員、人大代表等各方人士,讓他們作為第三方,借助“外腦”來評判、監督辦案的過程和結果。

鑒定材料是否真實?寧德市第一醫院審查認為:周奎病歷等鑒定材料存在瑕疵,真實性存疑,難以對其傷情進行重新鑒定。鑒定中有3個疑點,一是出入院時間不統一且疑似更改;二是病歷、病程中有關傷情描述不具體;三是病歷事後補充、更改。

福建省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部檢察官餘晶解釋說:“周寧縣公安局法醫學傷情鑒定認定周奎構成重傷的醫學依據不充分,且本案據以鑒定的原始病歷等材料的真實性存疑,在現有條件下,本案客觀上不具備重新鑒定的可能性。”

一場持續20年的恩怨終於解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