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总局运动-就想到把井陉拉花这种传统的舞蹈形式融入到广场舞中

  • 时间:

【加州持刀抢劫案】

河北井陘拉花是中國傳統舞蹈形式之一,已被列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圖為河北井陘縣文化館拉花藝術團在臺灣高雄佛光山演出。中新社記者 陳小願 攝(資料圖)

張曉丹(右二)和他的學生們。卞立群攝

創建走路舞的許大爺表示:“我們會佩戴小音響在政府新修建的沿江步道上邊走邊跳,這樣既不會長時間占用場地資源,也不會因為音樂外放而擾民。每個小音響可以帶30人左右健身,超過30米之後我們自己都聽不到音樂,自然也就不會擾民了。”

主體為中老年人的廣場舞,似乎與 “90後”這樣的年輕群體有些不搭。但實際上並非如此,廣場舞年齡的“下限”正在年輕化。

據2015年發佈的《中國廣場舞行業研究報告》估算,中國目前跳廣場舞的人數接近1億人次,在全民健身方面,廣場舞無疑具有巨大的拉動作用。在談及跳廣場舞的原因時,大部人都提到了廣場舞的健身功效,表示跳廣場舞可以讓身心愉悅,在娛樂的同時健身,更重要的是廣場舞存在拉動、示範和社交的效應,能夠吸引更多沒有參與過的人投身其中。

走路舞將廣場舞和健步走結合起來,成為一種新的健身方式。

體育總局運醫所專家周敬濱對此表示:“這種邊跳邊伸展的形式,其實就是在康復過程中抗阻的主動運動。通過康復與娛樂相結合的形式,不斷提高運動力量,提高自己的活動度,無形的給自己做了個康復。其實這種康復方式還是可以的,包括廣場舞,對於中老年人來說是一個危險繫數非常小的健身運動,廣場舞的一些動作,確實可以起到一定的強身健體的作用。”

值得註意的是,在搜索引擎百度上檢索“廣場舞+擾民”,仍然會有不少相關新聞報道出現。實際上,早在2017年,國家體育總局就發佈了《關於進一步規範廣場舞健身活動的通知》;諸如《北京市全民健身條例》中關於廣場舞的規定,不少地區也都出台了類似的法規、規定,為廣場舞運動保駕護航的同時也划出了“禁區”、紅線。

“起初有學生比較抵觸這種傳統形式的舞蹈,但通過做講座以及運動會等大型活動的表演,學生們漸漸知道了其中的內涵故事,各個系喜歡拉花的學生聚在一起,將其編成拉花操,通過操舞的形式,學生們接受得快了,也借助這種形式,讓傳統文化得以傳承。”

遼寧盤錦的張阿姨表示:“我們現在都是去體育館外邊的廣場,在離住宅遠一點的地方跳,有時還在室內跳。其實我們也怕影響大家,如果影響到別人,我們心情也不好,現在跳的時候會有意離別人遠點,聲音小點,這個還是需要互相理解吧。”

2個人和200人江西上饒的許大爺將健步走與廣場舞相結合,創建了走路舞的健身方式。“起初就是我和我老伴兩個人,後來‘尾巴’越來越長,現在已經有200多人了。”徐大爺笑著說。

20歲小伙也跳,還能傳承非遺

先是登上春晚舞臺令人“眼前一亮”,而後又在2017年天津全運會上,被首次列入競賽項目。為了給全國的廣場舞愛好者提供一個切磋的平臺,體育總局社體中心還主辦了中國廣場舞大賽,今年共分為9站比賽和1次總決賽。

中新網客戶端 北京8月8日電 (卞立群) 舞動的人群、“接地氣”的音樂……在加完班回家的路上,似乎總能與路邊的“廣場舞大媽”們不期而遇。雖然拖著滿身疲憊,但在熱烈氣氛的烘托下,還是會不由自主跟著節拍加快腳步。

曾幾何時,因為噪音和場地問題,廣場舞一度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廣場舞大媽”甚至被打上刻板印象的標簽,成為部分人群口誅筆伐的對象。而在公共場所跳廣場舞的行為,也曾遭到不少白眼和非議。

中國廣場舞大賽近日在河北康寶進行分站賽,吸引來自全國的25支隊伍參賽。供圖

資料圖:廣場舞老人們拿著棒球棍擺造型合影。陳超 攝

從跳上全運到“走向世界”儘管曾經在發展中遇到這樣或那樣的問題,但不可否認的是,廣場舞是組織便利、參與門檻低、健身效果明顯,火遍大江南北有其必然性。作為一項純粹的民間運動,廣場舞在近年也越來越受到官方的關註。

對於退休群體來說,廣場舞確實是娛樂、健身、安全屬性兼具的活動。圖為成都數百市民齊聚某廣場跳廣場舞。 張浪 攝(資料圖)

“我們現在遠離住宅區跳”廣場舞擾民的話題由來已久,由於與考生和家長的矛盾以及場地風波等事件,在兩年前一度被推上風口浪尖。談及這個話題時,不少受訪的廣場舞愛好者表示,會有意規避擾民和出現場地問題。

然而畢竟廣場舞的參與主體是人,這項運動又是社會性很強的活動,從制度的構建、參與者認識的提高、社會寬容度的提升,到城市健身場所的完善,都需要參與者、社會乃至官方的共同努力。廣場舞與全社會達到真正和諧共處的那一天,希望能更快到來。(完)

社體中心健身秧歌腰鼓項目主管王瑜告訴中新網記者:“之所以叫中國廣場舞大賽,其實是想讓廣場舞走向更廣闊的舞臺。因為廣場舞是中國的,社體中心推廣的思路就是讓他們走向世界,以此吸引世界各國的廣場舞愛好者。”

幾年時間過去,街邊路口的廣場舞還在跳著。看著廣場上舞動的身影,在羡慕愜意的生活節奏之餘,也不禁思考,淡出輿論焦點的廣場舞和“大媽們”,如今又玩出了什麼新花樣?之前存在的一系列問題是否已經解決?

21歲的劉晨傲今年剛剛大學畢業,廣場舞已經成為了他的愛好之一。據他介紹,學校成立了廣場舞社團,很多同學都在跳,並且將非遺文化“河北井陘拉花”融入其中。劉晨傲並不覺得這項運動與青年人有“年齡代溝”:“其實跳得開心就好,我沒有覺得這是一項老年人的活動,反倒挺適合自己的。”

談及帶動這麼多人一起參加走路舞,許大爺覺得趣味性和健身性是兩大原因:“我老伴曾經被汽車撞倒,出現肋骨骨折和肩胛移位的狀況,術後胳膊不能抬起,從那之後我們每天跳走路舞,邊跳邊走。走了一個月後,我老伴胳膊可以抬起來了,我自己也瘦了5斤。還省去了去醫院做拉伸花費的1萬6千元。”

河北工業職業技術學院的老師張曉丹一手組建了這個廣場舞社團,並負責將舞蹈動作教授給學生們。張老師所負責的學科其實並不是舞蹈,談及“跨界”組建社團,他說:“我從小就受河北井陘拉花的熏陶,這麼多年也一直努力傳承,正好國家號召全民健身,所以就想到把井陘拉花這種傳統的舞蹈形式融入到廣場舞中。”

在上個月健康中國行動推進委員會辦公室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體育總局群體司副司長邱汝明確表示,總局正在跟14個部委聯合研製文件,想要在至少現在新建的小區裡面解決健身場地的用地問題;並介紹體育總局、文化部曾推出規定標準動作的12套廣場舞,其中有適合老年人跳的、適合青年人跳的、適合青少年兒童跳的,更多地從健身角度來提倡跳廣場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