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中国男篮-自己会和中国男篮、中国篮协以及世界杯有着如此紧密的联系

  • 时间:

【中国男篮获第24名】

“如果說這(失利)責任一定要有個人承擔的話,那會是誰?”央視記者的尖銳提問沒有讓姚明動搖,這位中國籃球的領路人堅定地回答:“我!”不過,賽後新聞發佈會上,有記者讓李楠給自己和球隊打分,這位年輕少帥卻避重就輕,“我們的隊伍雖然有起伏,但一直很優秀,評分是不客觀的。”

帶傷血拼值得誇贊,基本功不過關是事實

從8月底赴五棵松體育館訓練開始,中國男籃的每堂訓練課,姚明從未缺席。訓練期間與教練組輕鬆交流,訓練結束後,拿起籃球秀一下球技,這是姚明督訓的常態。

9月2日遺憾不敵波蘭隊後,第二天的訓練課上,翟曉川問易建聯:“聯哥,你的腳怎麼樣?”易建聯回答:“還能用。”翟曉川表示,“我的(腳)也還能用。”

一次暫停期間,待到李楠佈置完戰術,姚明忍不住向周琦面授機宜,後者隨後在攻防兩端表現穩定,幫助球隊拿下老對手,保留了中國男籃直通奧運會的希望。

主場之利並非指2002年世界杯韓國男足享受的“特殊待遇”,更多情況下,是主場球迷的強大聲勢對球隊表現的加成。

小組賽階段的3場比賽,姚明都老老實實坐在五棵松體育館的媒體轉播席上,身邊坐著中國籃協秘書長白喜林和副秘書長徐嵐。看到中國男籃在場上表現不佳,姚明只是無奈地搖頭和不停地喝水,還被網友截成了各種表情包。

易建聯的傷病來自聯賽期間的嚴重崴腳,整個夏訓期間,易建聯大部分時間都在康復治療。由於隊內鋒線球員缺乏,翟曉川在前兩場比賽長時間待在場上,腳部傷勢加重。每次訓練課結束,易建聯、翟曉川都要在隊醫或訓練師的幫助下康復,腳踝上綁著厚厚的冰袋,穿著拖鞋走過混合採訪區,幾乎是兩人的常態。

總結中國男籃遭遇慘痛失利的原因,傷病是不可迴避的關鍵因素。

承辦中國男籃所處A組比賽的五棵松體育館早早改造一新,8月31日、9月2日、9月4日的3場對決,可容納18000人的五棵松座無虛席,中國隊打出精彩進攻,全場歡聲雷動,球隊處於被動局面,“防守”的聲音響徹全場,易建聯、郭艾倫、周琦都得到過全場高喊“MVP”的待遇。

於是,頂著腳踝的傷勢,易建聯在與尼日利亞隊的最後一役中砍下27分、6個籃板。距離全場結束還有不到一分鐘,李楠將易建聯換下,替補席上的姚明眼眶已經泛紅,“像他這樣的老兵,不應該在場上度過最後40多秒的煎熬時刻,應該讓他默默走下場。”

團隊保障頂尖,卻被世界水平越落越遠

同樣是裝備保障,中國男籃在球衣設計上享受了和衛冕冠軍美國男籃一樣的待遇,多名隊員有自己的裝備贊助商,國家隊的保障團隊中還首次出現了裝備管理的崗位。

周鵬是大賽經驗僅次於易建聯的老將,是中國男籃多年的隊長,更是球隊多年來的鋒線防守主力;身為兩屆CBA常規賽MVP,丁彥雨航原本是易建聯在進攻端最得力的幫手。

2018年夏天,中國籃球在雅加達亞運會上勇奪4金,姚明席地而坐、張開雙臂的合影動作被無數人津津樂道,當時的主流聲音斷言:中國籃球的春天已經來臨!僅僅一年之後,曾經被外界斷言的春天一剎那成為寒冬。

“哪場都險惡啊,哪場都不能輸。每一場都是天堂和地獄。”郭艾倫說這句話時看似輕鬆,恰恰代表了隊員們的真實心理狀態,除了技不如人,抗壓能力不過關同樣是絆倒中國男籃的一塊石頭。

即便是第二場因為低級失誤加時賽不敵波蘭隊,五棵松體育館的看臺也沒有出現半點噓聲。直至9月4日晚,當中國隊全場面對委內瑞拉隊毫無辦法、敗局已定時,觀眾席才首次出現“李楠下課”的聲音。

一攻一防兩位鋒線大將的因傷退出,確實給教練組出了不小的難題,等到比賽正式開打,傷病和體能問題,也始終在困擾中國男籃。

9月4日上午,中國男籃在五棵松備戰小組賽最後一個對手委內瑞拉隊,訓練結束前,李楠曾將12名隊員分成兩隊,進行20分的罰球練習,兩隊的罰球都能保持在16到18分,但臨近練習結束,受到外界的干擾後,中國男籃最後幾個罰球往往也因此罰丟。

家門口作戰,配備如此龐大的保障團隊,當然無可厚非,也可以說是“常規操作”。不過,當國家隊的保障水平比肩世界頂尖強隊時,競技水平卻被世界越拉越遠。

即使這樣,中國男籃的“場外第六人”依舊不離不棄。

從五棵松體育館到廣州體育館,這樣的主場之利確實讓中國男籃能在某些時刻打出精彩的比賽,驚險擊敗韓國男籃,與波蘭隊、尼日利亞隊拼至最後時刻,離不開主場球迷的強大聲勢。但是,每當球隊陷入困境,重壓之下,部分心理素質不過硬的隊員掉了鏈子。

頂著外界的質疑,姚明連續兩場比賽坐在了中國隊替補席後面。在不影響教練組基本戰術的情況下,姚明頻頻指點周琦、方碩等隊員的技術動作,賽後站在更衣室門口,聽到部分隊員對裁判的抱怨,姚明的一句“全靠自己”更是擲地有聲。

這批男籃隊員大多經歷過類似的時刻。

9月6日、9月8日的兩場排位賽,上萬名球迷涌入廣州體育館,繼續聲援中國男籃。當周琦、郭艾倫等主力隊員狀態出現起伏,在場上出現失誤或罰球不進時,廣州當地球迷始終在高喊“周琦加油”、“郭艾倫加油”。

不過,有些細節還是透露出一些信息,與訓練備戰有全方位保障的東道主中國男籃相比,部分球隊的保障條件確實存在不小的差距。

中國男籃隊員練習罰球。新京報記者 徐邦印 攝

易建聯不止一次說過,2008年奧運會是他職業生涯最美好的記憶之一。世界杯開打前接受採訪,周琦、郭艾倫不約而同地提到2015年長沙亞錦賽,“全場所有的觀眾給我們加油鼓勁,那種氛圍讓我們非常興奮。在家門口打世界大賽是天時地利人和,剩下就看我們的臨場發揮了。”

“我辜負了全國上下球迷的期待,到目前為止,我應該去承擔所有的責任。”兵敗尼日利亞隊的夜晚,姚明將針對教練組、隊員的質疑攬在身上,他也希望自己堅毅的眼神,能使億萬球迷對中國籃球繼續抱有信心。

5場比賽結束,中國男籃的罰球命中率只有64.8%,排在所有32支球隊的倒數第二位;三分球命中率只有26.2%,排名第29位。這兩項關鍵數據的全面落後,很大程度說明瞭隊員們的基本功不過關。

無論是2015年作為陳述代表成功申辦世界杯,還是倒計時1000天出任形象大使,那時候任何人都不會將國家隊的成績好壞與姚明掛鉤,因為他的身份只是上海男籃的董事長。當時姚明可能也沒有想到,2019年的這個夏天,自己會和中國男籃、中國籃協以及世界杯有著如此緊密的聯繫。當選中國籃協主席之後,姚明成為中國籃球的領路人,且與中國男籃越走越近。

籃協主席坐到替補席,姚明不得不越走越近

誰都不能抹殺易建聯、翟曉川等隊員帶傷血拼的決心和毅力,但擺在全國球迷面前的,不只是無緣直通奧運會的現實,還有非常尷尬的團隊數據。

一屆在家門口舉辦的世界杯,國家隊以這樣略顯屈辱的方式告別,而且很有可能36年來首次無緣奧運會,所有人都很難保持冷靜。

9月4日晚的小組賽最後一戰,中國隊與委內瑞拉隊爭奪另一個16強名額,對方11號球員貝瑟米被犯規後倒地,電視轉播鏡頭恰好拍到貝瑟米的鞋底,鞋底的圖案已經基本磨平。

落入排位賽轉場廣州後,一向沉穩的姚明再也坐不住了。

於是,每次訓練課和賽前熱身,規模龐大的保障團隊都在創造一切有利條件,讓這支國家隊專心備戰。有隊員受傷,或者需要恢復體能,總能在場邊看到訓練師、隊醫忙碌的身影;球隊進行投籃訓練,團隊的其他人員或擔任防守人角色,或站在籃下給隊員們喂球。

占盡主場之利,隊員卻因抗壓能力掉了鏈子

9月8日上午,中國男足從廣州天河區的一家酒店出發,起程飛赴馬爾代夫,開啟2022年世界杯亞洲區預選賽徵程。 大約10個小時後,下榻在同一家酒店的中國男籃,乘車前往10公裡外的廣州體育館,迎來2019年籃球世界杯最後一戰。

中國男籃和中國男足,原本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關係,但在過去幾天時間里,由於“世界杯”,兩支國字號球隊產生了難以言說的交集和緣分。

“從後衛這個位置來講,別的國家隊有速度快的,有很準的,這都是他們的特點。對於我們國家隊這幾名後衛來說,大家也有各自的特點,有組織很好的,有突破殺傷性很強的,有能在防守端為球隊帶來貢獻的。”關於和其他強隊後衛之間的差距,方碩的解釋不無道理,但在世界賽場上,他所說的特點其實絲毫沒有優勢。

恐怕沒有人能夠解釋清楚,這支中國男籃為何走到如此境地?這絕不是姚明一個人的責任,也不能把鍋完全甩給李楠為首的教練組。但和曾經多次讓國人心碎的中國足球一樣,中國籃球確實經歷了最疼痛的一屆大賽和多個不眠的夜晚。

9月9日晚,中國男籃全隊乘機返回北京,籃球世界杯徵程暫時告一段落。但作為旁觀者,是時候回過頭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更應該停下來想想,以後的路要怎麼走?

按照最初的設想,假如中國男籃順利晉級16強,複賽階段前往佛山賽區征戰。在所有8個賽區中,佛山國際體育文化演藝中心是唯一新建的場館。這座可容納15000名觀眾的現代化場館,原本已經做好充分準備,迎接中國男籃的到來,結果“不爭氣”的中國男籃落入排位賽,主場變成廣州賽區的廣州體育館。

終場哨聲響起,上萬名現場觀眾高喊“易建聯,易建聯……”,集體致敬這位球隊英雄,但在教練組準備離場時,“李楠下課”的聲音響徹全場,走在隊尾的姚明將手指放在嘴邊,示意球迷們保持冷靜。

不僅如此,為12名國家隊隊員保駕護航的團隊人數多達21人,除了主帥李楠和領隊匡魯彬,中國男籃有4名助理教練、3名體能和康復訓練師、3名隊醫、3名錄像分析師、2名翻譯,新聞官、球隊管理、裝備管理、科研人員各設1人。

無緣16強後,李楠坦言,“我們的隊員在身材、力量、速度上跟人家有差距,我們知道要改變,但一直沒改。”接連錯過直通奧運會的良機,姚明也用“睜眼看世界”概括當下殘酷的現實,“要總結的地方太多了。2016年奧運會之後,我們距離世界先進水平越來越遠了。”

9月6日晚,廣州體育館,中韓男籃大戰排位賽,姚明坐在了中國男籃替補席後面。

世界杯開打前,先後出現同組對手科特迪瓦隊、委內瑞拉隊罷訓的傳聞,還有媒體爆料,委內瑞拉隊甚至缺乏最基本的醫療保障。近距離觀察兩支球隊的訓練便會發現,有些傳聞其實是危言聳聽,這些非洲、美洲的球隊同樣有一支完整的保障團隊。

姚明的這一舉動被某位足球媒體人批評為“不專業”和“越權指揮”。身為中國籃協主席,姚明之前有這樣做過嗎?沒有。